当前位置: 首页 > 自然密码 > 地理风光 > 正文

尘封千年的秘密:李建成第二女的真实往事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20 点击量:

导读:在三秦大地的浐河、潏河之间,有处地势高亢的黄土沉积台地,唤作少陵原,此原土壤深厚,南傍秦岭,北望长安,是古人安葬的绝佳之地。上世纪后期,原上的新庄村附近,就座落

在三秦大地的浐河、潏河之间,有处地势高亢的黄土沉积台地,唤作少陵原,此原土壤深厚,南傍秦岭,北望长安,是古人安葬的绝佳之地。上世纪后期,原上的新庄村附近,就座落着一座古墓,当地人称之为“簸箕坟”或“塌塌坟”,因为年代久远,大家都不知道究竟是谁长眠于此,有人说这是明代的墓葬,也有人猜测是汉代名相丙吉的陵墓,争论纷纷,莫衷一是。终于,1988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大雨冲毁了前人留下的盗洞,人们沿着洞口进入,取出了两块墓志,一块带有“闻喜县主”字样,另一块则写着“刘府君”云云......

(少陵原)

少女出嫁

一千三百多年前的长安城里,一群女人、孩子失魂落魄地搬离东宫,等待她们的,是另外一种生活。她们都是太子李建成的家属,世人羡慕的对象,只要不出意外,数年之后,她们将成为后宫的嫔妃、公主,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可惜造化弄人,美好的前景因为玄武门之变化为了泡影。在这群人中,有一个叫李婉顺的小女孩,她是李建成的第二女,丧父之时,年仅四岁。稚嫩的她,完全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十三年过去了,李婉顺到了出嫁的年龄,因为之前的封号已被褫夺,唐太宗重新给了个封号:闻喜县主,并把她嫁给一个叫刘应道的人,刘应道何许人也?许多人并不清楚,幸好他的墓志已经出土,从中能得出许多有用的信息。原来,刘应道出身于官宦人家,是个官二代,唐朝人看重门第,特别强调门当户对,喜欢跟名门望族联姻,宰相薛元超曾为没娶到五姓女而抱憾终身,唐文宗甚至感概:“李家两百年天子,竟不如崔、卢大族邪?”类似的观念反映到墓志里,便会产生一种现象:在墓志的开头,把墓主人的祖宗十八代翻了个遍,介绍其中的杰出人物,有时候介绍祖先的文字可以占到整篇墓志的五分之二,都有些喧宾夺主的嫌疑。没办法,当时的人就看重这个,觉得脸上有光。

墓志里说刘应道是汉景帝的后代,也不知是真是假,毕竟隔了六百多年,他的曾祖父刘矜,魏太尉司马、青徐光兖四州刺史、城阳公;爷爷刘会,高齐濮阳郡太守,北齐灭亡后,刘会回归乡里,过上隐居生活,周武帝曾打算起用一批北齐人才,因此列了一个名单,而刘会,就是其中的第一个,为了打动刘会,北周朝廷多次下文件,邀请刘先生出山,但刘会都高冷地拒绝了。父亲刘林甫,才华横溢,隋炀帝曾让各地举荐人才,经过推举,共有七人脱颖而出,为首的就是刘林甫,但杨广并非真有求贤之心,得知结果后,只给了个扶风郡汧阳县长的官职,草草打发了。入唐后,刘林甫获重用,被李渊任命为中书舍人,任职枢密,“智效闻于海内”,贞观初,担任吏部侍郎。

家里世代当官,父亲是皇帝信任的人才,小刘的前景是不是一片光明呢?然而并不是这样,在刘应道十六岁那年,李世民本想对刘林甫委以大任,可惜事与愿违,刘林甫病故了,父亲离去后,政坛中少了一位能提携他的人。二十一岁时,刘应道由弘文馆学生选为太穆皇后挽郎,“挽郎”是什么?就是给皇家引灵柩、唱挽歌的人,一般由高干子弟担任,葬礼结束后,很快便能获得官职,是入仕的途径之一。太穆皇后是李世民的母亲,早在太原起兵之前就已去世,怎么还要给他当挽郎?因为贞观九年李渊驾崩,要将太穆皇后迁葬献陵。葬仪结束后,刘应道被任命为太子通事舍人,正式进入官场,咋一看,太子身边的官员,好像大的很,可实际上不是,据《唐六典》记载,太子通事舍人的编制为八人,正七品下,职责是:“掌导引东宫诸臣辞见之礼,及承令劳问之事。”

惊世才女

四五年之后,刘应道迎娶李婉顺,双方有将近十岁的年龄差,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双方结婚后,刘应道发现,闻喜县主李婉顺正是他喜欢的人,双方有一个共同点,都非常有才。据墓志记载,李婉顺从小就立志学习,有一颗想当学霸的心,长大以后,这个想法更加强烈,“虽名家之说,未足解颐;而历代之事,其如抵掌”,对于知名人士的学说、诸子百家的学问、历朝历代的兴废之事,婉顺过目不忘、信手拈来,每次和丈夫谈古论今,商榷人物,都能够讲到要点,提出自己独特的见解,没想到婉顺一个女流之辈,竟有如此才华,刘应道不禁自惭形愧,认为婉顺“实有大丈夫之志,岂儿妇人之流欤!”,老天爷就不该把你安排为一个女人!

(《挥扇仕女图》局部)

要知道刘应道自己也绝非等闲之辈,出生书香门第的他,“童幼好学,遍涉百家子史。一经目,终身不忘。”从小读过许多书、记忆力爆表,学习能力极强。晚年时,朝廷因他“文章高绝”,派他编修国史,制定祭祀所用乐章。而且刘应道不光有书本知识,还有艺术造诣:“又尝留意丹青及丝竹,并略尽其能。围棋居第二品以上,草书亦为时人所贵。”所以他的知识水平是被官方高度认可的,尽管如此,他还是自认为不如婉顺,那么李婉顺的水平便可想而知了。

人前人后

李婉顺有如此高超的才能,是不是在当时非常的有名呢?为什么她的墓志出土前,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才女?谈到这些问题,就不得不说他与刘应道的第二个共同点了:两人都很低调,低调的可怕。在丈夫面前,婉顺是一位罕见的才女,但是在外人面前,她更像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平庸女子,每次和朋友交谈,婉顺从来不会提及经史,生怕人家看出自己有才,所谓“不有切问,终日如愚”,平时为人处事,她很守规矩,不违背礼制,吃穿什么的,够用就可以了,从来不去牟取钱财。日常生活深居简出,整天宅在家里,很少与人见面,就连家僮,都有不认识她的,刘应道说:“吾睹其孜孜之德,罕见营营之心。加以识尚清远,不昧流俗。”

如果站在外人的角度,用今天的话形容李婉顺,她就是一个闷骚、不合群、没什么文化的宅女,可事实上,她在韬光养晦、刻意隐藏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是不是有难言之隐?没错,她的身世太特殊了,婉顺能够活着,都得感谢李世民的不杀之恩,作为一个罪人之女,她哪敢显露自己的才华?要是传出去,总有人会妒忌,看你不爽。与其增加危险系数,还不如避免麻烦,乖乖躲在家里,专心读书。有不如意的,默默对丈夫倾诉即可。

悲剧的仕途

对于李婉顺来说,她这么做也挺好的,不光能保全性命,还能专心学问,自得其乐,反正她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去政府当官;但刘应道也这么做,就麻烦了,因为他是官场中人,在那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地方,老实本分的人往往升不上去,有手腕、有心机的往往炙手可热,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刘应道与李婉顺一样,非常清高、守规矩,不喜欢与人交流、拉帮结派,每次要上朝,半夜就爬起来,穿衣洗漱,不敢迟到,子孙将来做什么,他也不闻不问,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如果想进官场,别指望能提携你,顶多告诉你要遵纪守法、勤勤恳恳。

(《挥扇仕女图》局部)

步入晚年,朝廷的高官都是刘应道的好友,按理说互相照顾下,也是正常的吧,可刘应道不这样想,除了公事以外,其余一概不谈;后又任吏部郎中,“廉正公方,无所阿挠。虽权贵请讬,一切不行。”有权有势的达官显贵求他办事,喂!老刘,帮个忙吧,这是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对不起,不行,他每次都让对方吃闭门羹,一点都不“通情达理”;一个官,很不会“做人”,自然容易得罪人。对于收礼一事,刘应道的原则是拒绝,谁的都不收,如果实在推不掉,他会面有愧色。至于生活方面,衣服能蔽体就成,食物能果腹即可,刘应道崇尚俭朴,不追求物质享受。

这样的性格、观念,导致他的仕途非常艰难,上文提到的吏部郎中,是他晚年的官职,在壮年、中年的时候,刘应道混的一点都不好。与李婉顺结婚后不久,二十多岁的小刘外任梓州玄武县令,在任期间,将俸禄用来请人缮写经书,罢官东归后,除了六七千卷书,没有多余的物品,“三蜀多珍产,竟不以豪厘润屋”。贞观二十二年,担任户部员外郎,这一年,丁太夫人去世,刘应道是个孝子,哭得死去活来,日渐消瘦,亲友都垂泪慰勉。唐高宗永徽初年,任雍州华原县令,显庆二年,任吏部员外郎、洛州阳城县令,当兄长混得风生水起时,他却因公事除名,在家赋闲十年。直到总章年间,刘应道再次被起用,担任户部员外郎。又是户部员外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也就是说,这二十二年里,刘应道始终在原地踏步,未尝升过一阶。办公室里的同事,都是些后生晚辈,场面相当尴尬,好比一个人读到大五大六都毕不了业,天天跟大一的学弟学妹一起上课,那种辛酸想想都难受,嘴上还不能说出来。

我们能白头偕老吗?

刘应道仕途艰难,己志不申,李婉顺一个罪人之女,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默默承受。在困顿的生活里,二人风雨同舟,面无戚容。婉顺知道丈夫的艰难,未有不满,她对丈夫言听计从,无丝毫违背,“片言必顺,一行靡乖。”夫妻二人有着相同的志趣,同样的性格,尽管政治地位不高,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但琴瑟和谐、夫唱妇随、形影不离,人生能得一知己,未尝不是乐事。刘应道对爱妻非常满意,美好的感情,如果能永远持续下去,该有多好啊,他心里思忖着:“言念百龄,初非始望。死生契阔,庶期偕老。”什么荣华富贵,由他去吧,希望能和婉顺白头偕老,我们俩生生死死,永远厮守在一起。

(《虢国夫人游春图》)

可是命运又跟刘应道开了个大大的玩笑,龙朔元年夏天,李婉顺突患恶病,遘疾数旬,不幸于当年六月六日病故,享年四十。继青年丧父后,刘应道又经历了中年丧妻,此时此刻,事业家庭无一顺利,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元稹有诗云:“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为了追忆往事,悼念亡妻,刘应道提笔撰写墓志铭,其中有言:“一遇之款既深,再得之悲逾切。”“去掩穷埏,照室之珍俄远;归临虚寝,比德之宝长空。方吊影于孤鸾,独吞声于离剑。足以哀倾楚咏,恨动潘文。”其年十一月六日,葬婉顺于雍州万年县洪原乡之少陵原。葬仪结束,回到家中,只见屋里空空荡荡,物是人非,任凭他寻遍家中每一个角落,都再也找到那个熟悉的倩影。她走了,她真的走了……

后半生的思念

李婉顺去世了,生活还要继续,刘应道已经年近五十,按照唐朝人的平均寿命,也到了即将去世的年龄。可谁能想到呢,在此后的岁月里,刘应道突然时来运转,迎来了人生的春天。可能是朋友的推荐,也可能是才华逐渐被认可,老刘得到了唐高宗李治的赏识,官至秘书少监,从三品上。李治不光予以褒奖,且非常重视老刘提出的建议,“凡所祈奏,必有粹天容,无往而不纳。”甚至有人认为,“府君将申舟楫之用”,有可能进政治局当常委啊。

到这时,李婉顺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当初贫贱时,你我共患难,现在我终于混出点明堂,你却化为一抔尘土,难觅于人间。爱妻死后的十余年里,刘应道没有停止对她的思念,“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为寄托哀思,刘应道在婉顺生前居住的卧室旁,架了个小斋,长宽八九尺的样子,里面摆放一床、一小榻,每天工作归来,他就睡在那里,透过窗户,望一望婉顺生前住过的卧室,仿佛若有所思。这一住,就是十九年。

调露二年夏末,刘应道驾鹤西去,享年六十有八。李治获悉噩耗,“圣容惊惋,若有所失”,特下诏书哀悼,并派人发放绢布米粟等慰问品,十一月,与李婉顺合葬于少陵原。在人间彷惶了十九年,刘应道终于在地下与爱妻团聚。按理来说,世界上应该没有人知道婉顺的才华了,因为生前就瞒的不错,如今去世了,死无对证,唯一的证据:墓志,也被带到了地下。

翻开两唐书,其中并没有李婉顺的传记,这很正常,本来正史就很少介绍女人,更何况她不是公主,还隐藏的这么深,至于刘应道,别说,两唐书还真记载了,只不过篇幅很短,打了个酱油而已,《旧唐书》跟他有关的就一句:“又叔父吏部郎中应道、从父弟礼部侍郎令植等八人,前后为吏部郎中员外”,正史主要介绍的还是他的父亲和大哥,父亲官至吏部侍郎,兄长刘祥道官至宰相,王勃曾写过《上刘右相书》,与父兄相比,刘应道的仕途确实逊色不少。

从此,李婉顺的事迹同她的身躯一起,被埋葬在少陵原的黄土之下。不知不觉,一千三百多年过去了。她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与丈夫保守一生的秘密,会在千年之后大白于天下,还被此刻正在看手机的你知道了。也许,对于死者来说,早已无所谓了。

少陵原还是少陵原,没变;只是原上的墓碑,由两块,变成了许多块。

参考文献:

《全唐文补遗》、《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唐六典》

黄正建:《唐代的斋郎与挽郎》

上一期:鲜为人知的美女:李建成太子妃的真实结局

作者热文

一战让南宋多活了一百余年

当乾隆退休时:大清已被玩坏

扬州瘦马不是马,竟然是高价出售的美女?

往期热文

翻新古代鬼故事- 毕令女

恋尸癖女王是真疯还是假疯?

没有老中医,古代治疗不孕不育哪家强?

陈子昂:老子有钱任性! | 我唐日常(六)

没有胸罩内裤和维密的年代,古代女子穿啥?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我们读史不为装逼

严肃八卦才是目的

目标是最大的原创历史平台

欢迎你成为其中一员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读者群号 535858375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你必须知道的5个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