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宇宙奥秘 > 正文

原创悲状之役:红二方面军在长征中留憾陇南!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18 点击量:

导读:(徽章与荣誉公号 原创文章)按:本文由曹永明先生撰写并向本公号提供,特此致谢!近年来,“红二方面军是长征中没有损失的部队”在史学界形成了共识,此观点从战略全局

(徽章与荣誉公号 原创文章)

按:本文由曹永明先生撰写并向本公号提供,特此致谢!

近年来,“红二方面军是长征中没有损失的部队”在史学界形成了共识,此观点从战略全局层面讲是正确的,没有疑义。但在长征的最后阶段,二方面军遭到了长征以来的最大一次失利,损失达数千人之多。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有必要回顾那一段悲壮的历程。

1936年9月初,中革军委制定了一个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前的联合作战计划,要求二方面军东出甘南和陕西省西南部占领成县、徽县、康县、两当、凤县和宝鸡,建立临时苏区。随后的9月14日又制定集中三个方面军主力协同作战,以打击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为主要目的的静(宁)、会(宁)战役计划。二方面军将士不顾部队刚出草地减员较大体力虚弱未及休整的困难,在前后不到十天时间里,长途奔袭连克成县、徽县、康县、两当四县并占领陕西略阳、凤县部分地区,圆满完成成徽、两康战役计划。

而此时张国焘违背中革军委统一协同作战指示,为保存实力擅自改变了计划,向西撤走了四方面军部队,致使敌人三个军全部压向了二方面军,敌我态势发生急剧逆转,红军由主动变为被动。

红二方面军撤离时,军情危急,敌人抢占了成县,逼近康县。为摆脱敌人重兵云集的压力,争取时间渡过渭河,部队行动仓促,按照原部署分散在康县地区发动群众建立临时苏区的2军6师17团来不及收拢,遭敌包围,全部损失。10月5日,6军进入天水李子园,16师师长张辉率部袭击娘娘坝,溃敌1个营,但师长张辉在娘娘坝战斗中牺牲。随后16师在礼县罗家堡与敌遭遇,16师全体指战员包括卫生、后勤部队均投入战斗,在突围过程中大部牺牲,师政委晏福生负重伤。6军抢渡渭河时又遭敌侧击,适逢上游下暴雨河水猛涨,不少将士被洪水吞噬。过渭河后仍然不断受敌机轰炸、骑兵截击,形势极为被动。二方面军遭到长征以来的最大一次失利,损失达数千人。

其不良后果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红二方面军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20多年后,贺老总仍然对这一回的损失耿耿于怀。贺龙这样述说:这次行动“二军团甩了一个团”,“过渭河,狼狈极了,遭敌侧击”。“敌人已围拢来了”,“部队搞得稀烂,后勤都搞完了”。“二方面军几乎遭到全军覆没”,“损失相当大”,“急行军,掉了几千人”。(《贺龙谈二方面军情况》,1961年6月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四,第280~281页)

而时任红六军军长的陈伯钧则在日记中记录该部状况时说,第十六师师长张辉牺牲,政委晏福生负重伤,“干部全部伤亡”,“人员损失相当大”。并说“因部队过于疲劳,掉队落伍人员太多”,“现部队确实不能进行战斗,加之直属队行李笨重,新兵较多,若战斗则干部伤亡必大”。

为张辉烈士默默守墓半个多世纪的甘肃天水李逢春老人生前照

新建的张辉烈士墓

红二方面军状况堪忧,所以,也才有了10月14日贺任关刘致电“党中央、军委、朱张两总”,提出要求“在进到静、隆以北地区后,集结休补训练廿天,不分勤务”,也就是直接要求不要布置战斗值班任务。(《要求二方面军进到静、隆以北地区后休整》(1936年10月14日),《红军长征·文献》第1185页) 红二方面军元气大伤,直到很长时间都难于恢复,此后也基本没有担负严重和激烈的战斗任务。可见,这一回,对这样一支原本坚强而精锐的部队的伤害何等沉重。

整建制损失的六师十七团历史回顾

1935年4月5日中共中央电示红二、六军团,认为在湘鄂川黔根据地粉碎敌人“围剿”的可能是存在的,仍应尽力在原地区坚持斗争,争取胜利。

4月13日,红二、红六军团进行陈家河战斗,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八师第一七二旅。

 4月15日,红二、红六军团进行桃子溪战斗,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八师师部和第一七四旅。

4月16日,红军收复桑植。

4月底,红二、红六军团主力东出。进占江垭,象耳桥,逼进慈利。

5月7日,红二、六军团主力由江垭,慈利地区西返,于塔卧、永顺间之茶陵坡消灭国民党湘军第六十二师一个营。

红二、六军团屡战屡胜,连战连捷,在国民党军的“围剿”中日益壮大。1935年5月,在反“围剿”作战中诞生了新的团队,红4师新扩11团,11团首任团长陈菊生,政委杨秀山;红6师新扩17团,17团首任团长范春生,政委廖海光。

1935年11月19日,贺龙代表中革军委分会下达突围命令。部队当晚从桑植刘家坪等地出发,开始战略转移。

长征开始仅十余天,1935年12月3日,红2军团6师17团团长范春生在湖南溆浦作战中英勇牺牲,时年24岁,他的“搭档”——政委廖海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逝世。

湖南溆浦老红军墓前的墓碑是村民们自己立的,上面没有署烈士的姓名。幸得村民们数十年口口相传,大家都知道红军墓中安葬的是红军团长范春生。碑上记载了当年安葬范春生团长的三位村民姓名:张贻瑞、张贻荣、张贻俊。

湖南溆浦红二军团6师17团战地医院旧址

范春生团长牺牲后,红2军团重新调整了6师17团领导班子,新任第17团团长蔡炳贵政委段云武(见红二方面军成立后序列)。

1936年9月,为了配合红一、四方面军济(宁)、会(宁)战役,从右翼钳制胡宗南部队,贺龙、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等率领红二方面军由四川甘孜到腊子口进达甘南哈达铺,东出陇南和陕西西南部。

红二方面军三十二军过境甘肃武都遗落的手雷

9月7日,红二方面军开始主攻,六军为左纵队,向两当、凤县前进;总指挥部率二军四师及三十二军为中纵队,向成县、徽县前进;二军六师为右纵队,向康县、略阳前进。

我红二方面军各路势如破竹,捷报频传,17日攻克成县,18日占领两当,19日攻取康县、徽县,围攻凤县。六师占领康县后,决定由师政治部主任刘型率领十七团留驻康县。9月20日,六师师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等率师部及十六、十八团,乘胜向陕南略阳东进,经陕西略阳县的窑坪、木瓜园,向白水江镇方向开去。留康红军继续执行建立政权扩大影响、建设根据地任务。当时十七团的兵力部署是:一营由刘型带领驻县城白马关;二营由团政委段云武、营长李友明率战士300名,东去陕甘交界之地窑坪开展活动;三营由团长蔡炳贵、参谋长苏绪庚带领,驻陕西略阳县郭镇,扩大影响,扩充红军。

红十七团团长蔡炳贵、参谋长苏绪庚于22日到达郭镇,23日在郭镇和西沟创建了苏维埃临时政府,组建了郭家坝、西沟、邓家咀、金洞坪4支武装游击队,共计200多人,并接收37名青年参加了红军队伍。

9月22日,敌情突然发生变化,国民党第三军(王均部)第三十五混成旅尾追红军进犯成县,与红三十二军在成县大川坝、王窑、小川等地进行激战,切断了成康通道。成县战斗打响后,奉命留守康县开展建立“临时苏区”活动的红十七团,被自武都赶来的敌军隔断了与主力部队的联络,处于孤立无援中。为保存实力,十七团采取“以退为进,避敌攻势,保存力量,相机歼敌”的策略,六师政治部主任刘型果断下令十七团立即撤离康县。

9月24日,当敌人猛扑康县县城时,六师政治部主任刘型、十七团政委段云武分别带领两营红军撤往距离康县70多公里的陕西略阳郭镇(原名郭家坝),至25日,十七团全团汇集郭镇。

与此同时,为收拢被敌隔断的十七团,六师执行贺老总“立即寻找”的命令,派参谋长常德善带四十名战士进入康县打探。由于师部与团一级没有电台联络,经两日寻找未果。

9月25日,刘型主持召开团部领导会议。分析敌情。大家认为主力部队转移后,同总指挥部和师部失去联络,敌我情况不明;东向略阳被川敌占领,北去被敌重兵所阻,部队已陷入十分危险的困境之中,最后决定唯有西去岷县方向,或许有可能找到主力部队。抱着一线希望,部队开始了艰难转移。他们计划先向南进军.然后转移到他们出发时的岷县、宕昌一带。

从10月1日凌晨开始,十七团指战员日行夜宿,冒着连日秋雨,涉过燕子河、三河坝河、元曲河等几条山洪暴涨的河流。翻越了齐家垭豁、枫岭、牛喝水岭等几座大山,经过两河、白杨、铜钱、店子、豆坝、碾坝等六个乡镇,在康南、康西山区宣传抗日和革命的道理。

10月6日,十七团过康县南部,经武都佛崖、甘泉、隆兴乡北上,路过包峪寺、白碌碡窑等村时驻留3日。周边村子群众闻讯杀猪宰羊,热情招待红军。红军吃饭时坚持先付钱,不收就不吃,群众只好收下。每天清晨,红军把住过的房屋院子打扫干净,水缸担满水。4名红军伤病员住在孙家塄坎村张海洲母亲家里,临走时将没收地主的400斤小麦送给张海洲母亲,还留下了银元。

红十七团来到豆坝与碾坝的界山老虎垭。此时,碾坝乡袁家沟村私塾先生袁开玉,正在松油灯下和从店子乡用毛驴驮着儿子来私塾上学的亲戚闲谈。这位亲戚的描述,让他明白这是一支仁义之师。第二天一早,袁老师早早来到位于村子中心的私塾,给学生布置欢迎红军的事情。据年逾九旬的袁明俊老人回忆,那天下着毛毛细雨,他们在袁老师的带领下,站在私塾学堂前的大路边上,迎接红军。不一会儿,红军上来了,他们衣衫褴褛,多是草鞋裹脚。他们人多得很,前面看不见头,后头瞅不见尾。袁老师和一个首长模样的人说话,学生们争先恐后把板栗、核桃等干果往红军手里塞,往衣服口袋里装……当时好多没见过世面村民被吓跑了,袁老师就跑进山林,把村民都找了回来。有位叫袁得有的老人,用自己家中的苞谷珍珍做了三大锅粥给红军吃,红军首长特别感动。

康南的河谷和林障,对人地陌生的红军十七团转移构成了致命的危害。高山密林,深山陡涧,再加上秋雨连绵和浓厚的雾障,使部队行动极度困难。况且康南的深山里人烟稀少。群众居住分散,生活十分贫困,部队不但无法获得补充给养,甚至连一日两餐都不能保障,饥饿造成的体力损耗 使部队战斗力锐减。十七团从两河出发时,找了一个向导名叫王炳文,此人游手好闲,心怀狡诈,把部队引向通往陕西阳平关方向的仓社沟,沟深五十余里,道路崎岖难行,部队盘桓多日也未走出,而且据侦察:川敌孙震部已到达阳平关一带设防,如果继续前行,将会钻进敌人设置的“口袋”。团领导发现上当后,当即处决了向导王炳文,然后又顺原路返回,经两天后才陆续穿过清河密林。

到达白杨滩,部队继续向南艰难跋涉 ,他们意图扎根深山,建立临时根据地,以期暂时获得休整。过枫岭到低垭,从沿途群众口中了解到:南去阳坝 ,有民团盘踞 ,根深蒂固 ,不易打开局面。随即决定还是继续沿河西上,奔岷县方向为唯一目的 。经过罗坪 ,与当地土豪“三大爷”(即李希业,解放初期参与组织“忠义救国军”,并为头目 ,后被镇压)的土匪队伍打了一仗。红军且战且退,摆脱敌人追踪进入三河坝。岂料三河坝土豪吕占鸣凭着有一座炮楼 、十余支土枪和几十名枪手的势力,竟开炮向红军射击,并打伤一名红军战士的手臂。六师政治部主任刘型接到报告后,当机立断,指挥一营围攻。但是经过三小时左右的激战,由于红军无爆破器材及重火力武器,而敌垒坚固,易守难攻,致使攻击无果而终,于是决定撤退。

深秋的细雨和泥泞,对部队转移极为不利。加上红军战士衣着单薄,营养不良,顶风冒雨,露宿行军,伤寒等疾病严重威胁指挥员身体。连续的行军和操劳,使红六师政治部主任刘型的身体更为虚弱。据后来有资料证实:刘型在部队徒涉元曲河时呛了水,已患严重伤寒,不能行走,到达三河坝后,只能由几名战士替换抬着行军。这样的情况对部队转移明显不利,所以刘型主任十分担心由于自己而拖累部队,因此坚持要在群众家中坚壁,警卫战士只好把他移放在一处林地间的一个窝棚里,此后,刘型主任终因高烧昏迷、伤情恶化长眠于陇南的莽莽丛林之中。

刘型烈士

十七团且战且走,沿水西上。途经吕家坝、秧田坝、中坝、水诈粤、上曲河、店子、豆家坝,翻过老虎垭,到达碾坝乡袁家沟。由于山路崎岖,泥泞难行,部队连日行军得不到休整和补充,指战员们的体力消耗极大,已十分疲惫虚弱,行军中随时都有战士牺牲。鉴于这种状况,团领导决定暂时扎营休整。他们开会研究,探寻突围出路,决定分兵两路:一路走望关,顺武都黄坪,蒿川子朝礼县方向进军;一路越分水岭,入武都县境,经琵琶寺、麻崖子、洛塘,朝三仓河方向进军。

十七团大部向礼县方向进发。部队自袁家沟出发后,沿途处处都有敌兵或民团乡丁把守,行动困难,随时都有战斗发生。就是这样,他们依然抱着回归主力部队的希望,一路辗转。终于到达西固(宕昌)境内的沙湾附近。据老乡讲,留驻岷县的红军早已撤离北上过了黄河,鲁大昌(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师师长)重新占了岷县。听到这个消息,团长蔡炳贵、政委段云武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何去何从?他们决定沿主力出发的线路,向成县方向前进。部队又回头东返再次经过佛崖,在这里他们陷入敌军重围中,遭敌炮火猛袭,战士们伤亡很大,部队已减员至300多人。战士们疲惫不堪,忍饥受冻,昼伏夜行,问不清地名,也辨不出方向,在深山峡谷中乱闯。由于找不到向导,他们仅仅靠瞭望北极星辨别方向。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军后 ,他们到达陕甘交界的白水江镇附近。这时候,十七团的指战员们已个个疲困至极。大部队仍然联系不上,团领导如蔡炳贵 、段云武 、苏绪庚等对下一步部队行动方向已心中无数。于是,他们在这里作出了一个给自己一生留下阴影的决策,这就是:为了解决大部队行动中无给养保障 、指战员们经常饿肚子行军的困难,也为了缩小部队行动目标,更加隐蔽行动而不被敌人发现,他们决定遣散战士,令其自谋生路。仅余二十余名连排以上干部组成手枪队,由段云武领导 。手枪队的成员有:段云武:湖北公安县人,十七团政委 ;蔡炳贵:湖北江陵县人,十七团团长 ;苏绪庚:湖北江陵县人,十七团参谋长 ;王金甲:湖北天门县人,六师政治部特派员 ;李仁林:湖北天门县人,十七团政治处主任 ;万福成:湖北人,十七团一营营长 ;李友明:湖北人,十七团二营营长 ;罗光华:湖北人,十七团政治处干事 ;陈金奎:湖北沔阳县人,十七团政治处地方干事 ;李文斌:湖北人,十七团某连连长 ;蒋义清:湖北人,十七团某连连长。王志明:湖北人,十七团参谋 ;张秀清:湖北天门县人,十七团政治处地方干事 ;杜世清:贵州松桃县人,蔡炳贵的警卫员 ;严明道:湖北汉川人,十七团政治处特别干事 ;向应光:四川巴州县人,刘型的警卫员 ;崔子骞:湖北梦溪人 ,十七团文书 ;王金山:湖北天门县人,十七团测绘员 ;李少华:贵州人,十七团政治处干事;吴有庆,贵州人,苏绪庚的警卫员。

他们非常艰难地又返回到康南 ,在大小馍馍山 、牛头山 、断头山的原始森林中瞎闯,没有向导,不知方向,连居住在什么地方也都不知道。广袤的康南林区人烟稀少,方圆几里或十几里不见人家,就是个别地方看见一两户人家。即使祖居当地的百姓,也由于交通阻塞和居住分散的缘故,相互间往来甚少而“认熟不认生”。所以段云武他们在这样的深山密林里行军,不仅与群众联系不上,就连吃饭问题也无法解决,他们在森林里转悠,碰着什么吃什么,不管生的野的,只要能吃下去,压住噜噜饥肠就行。晚上大都在箭竹丛 、大树底下宿营,能碰上老乡搭建的窝棚号子就算运气很不错了。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他们有时还要采取一些极端手段:把房主捆绑起来派人看守 ,另外安排几个人烧水 、做饭 ,轮换吃饭,吃完了再把群众放下来,然后走人。但是,这样做的结果造成了更为恶劣的影响,使他们更加难以接近群众了。

在绵延百里的康南清河深山大林里,他们转悠了二十多天 ,最后来到了海拔2000多米的牛圈坪,这里群山环抱,林木葱葱,山顶有一片平坦的开阔地,更难得的是还有一座古庙可以栖身,夜晚可免受苦雨凄风煎熬。 近一个多月来,这可以说得上是他们唯一碰见的好地方。于是,他们决定在这里驻扎下来。一天傍晚,难熬的饥饿迫使着他们来到一个老乡狩猎的号棚里找吃的。但那个老乡一见他们就大喊:“有棒客,土匪来了”。喊声惊动了周围山山岭岭的群众,也惊动了盘踞在附近两河镇的民团头子王吉华,他迅速集结了后营 、高崖 、两河一带的数百团丁,朝牛圈坪包围过来。一时喊声四起,枪弹如雨,遍山火把,经过激烈战斗,他们寡不敌众,虽然跳出包围圈,但两支手枪被民团夺走。

段云武他们度日如年 ,有时他们也拿出地图来看,仔细揣摸这是什么地方。根据老乡们的喊话 ,他们大致判断出 ,他们驻扎的地方叫牛圈坪,这里是陕甘交界处,下山不远便是康县的两河镇。由两河镇向东而下是陕西宁强县的苍社沟,赵家河 ;再偏南即是三国古战场阳平关。在他们的脚下就是滚滚波涛的嘉陵江。过了江,往东南方向走,翻过大巴山就是湖北了。通过分析 ,他们确定了下一步行军的方向:“回湖北去”。有了这样的打算,他们立即派人下山测探嘉陵江水深和涉渡情况 。然而秋雨绵绵,江水暴涨,无法徒涉。接着又打听嘉陵江上哪里有桥,但听到的消息是:只有逆江而上数百里的凤州(今陕西凤县)有桥 ,但如果再到那里 ,不仅路途远 ,而且沿途敌兵把守 ,关卡也难闯过 。怎么办?段云武1929年参军 ,由战士 、营通讯员 、炮兵营政委 ,长征路上调任十七团政委,爬雪山 、过草地 、攻取康县都顺利走了过来,但自从和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后,他一筹莫展。惆怅良久,他向蔡炳贵 、苏绪庚他们提出了用武器换路费,要路条回老家的主张 。这时他们还剩21个人 ,共计有手枪15支,八音盒子4支,子弹30多发。征得蔡炳贵等人的同意后,他们共同决定:“对外就说我们是川军的手枪队,不准暴露是红军及每个人的身份”。之后,通过向附近一个叫杨春海的佃农打听到:驻在阳平关的保安队长叫成连音,很有名气。附近赵家河有个叫成玉玺的是成连音的侄子 ,手下有几个枪手 。杨春海说:“你们如果愿意去。现在就可以引你们去见”。段云武听了,立即派罗光华跟杨春海到赵家河成玉玺处去联系。

第二天拂晓,成玉玺派梅鼎玉 、罗兴录跟杨春海 、罗光华到牛圈坪接头。经过洽谈,他们把武器枪弹交给了梅鼎玉,并将蔡炳贵等人带到成玉玺家中,住了两天以后,成玉玺给蔡炳贵 、王金甲 、罗光华 、李友明等四人开了路条,并给每人发路费10块银元 ,这几个人随后返回了湖北老家。段云武经过撮合,与寡居的成玉玺的弟媳结了婚,改名为成玉清,定居苍社沟。崔子骞在竹坝河安了家。向应先 、王金山到唐渡给人当了儿子,“小苗子”等几个贵州人给成家打杂当牛倌。从此,红军十七团仅有的二十余名骨干,就这样从陕甘交界之处的康县两河镇牛圈坪无奈地消失了,为80年后的今天留下了一段令人唏嘘扼腕的往事。

十七团千余名红军指战员血洒陇南大地,梦断康南密林,给红二方面军的战史写下了遗憾的一笔。我们仿佛看到了一支身陷绝境的孤军在长征路上苦苦拼搏,往返辗转的身影,感受到了前辈们竭尽全力试图回归主力怀抱的决心。不以成败论英雄,他们在后辈的心目中永远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红二方面军到达陕北后进行整训,鉴于2军6师17团在甘肃康县被迫解散,已经全部损失,依照中革军委命令,1937年春,陕北红28军军部率关中独立团与6师合编成6师新17团。重建的17团团长由6师参谋长常德善兼任,政委陈秋菊。

常德善烈士(抗战牺牲)

1937年8月红军改编八路军,红二军团六师和红二十八军合编为120师358旅716团。

红6师18团编为716团第一营,红6师新17团编为716团第二营,红6师16团编为716团第三营。

1937年9月,716团随120师358旅从陕西富平庄里镇地区出发开赴晋西北抗日前线。八路军第120师在韩城芝川镇东渡黄河进入山西临汾、侯马沿线,再经同蒲路北到达晋西北的宁武、忻县地区。随后进至神池、八角堡地区配合国民党军在雁门关一带开始了对日寇作战的艰苦征程……

(注:部分资料和图片来自互联网,向原作者致谢!)

请各位点击文后广告,您的举手之劳,会让我们继续努力!

欢迎关注 徽章与荣誉公号(badge_honor)

投稿信箱 wfmzy@163.com


【徽章与荣誉】badge_honor

专业人士精心打造 原创文章每日呈现

回望历史 关注荣誉 铭记功勋

自媒体中体裁唯一 独家推出 多次上榜

长按上述二维码,即可出现“识别图中二维码”提示,点击可直接关注公号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曹操为什么总喜欢啪别人家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