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前沿发明 > 正文

马勇想象的宗藩关系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19 点击量:

导读:点击上方“公众号”便可订阅哦!中日都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是搬不走的邻居,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在过往两千年交往史上,友谊为主流,冲突为支流,两国人民在相互交往中获益
点击上方“公众号”便可订阅哦!中日都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是搬不走的邻居,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在过往两千年交往史上,友谊为主流,冲突为支流,两国人民在相互交往中获益匪浅。在最近一个半世纪,中日间发生两次惨烈战争,两国人民都付出了惨痛代价。痛定思痛,两国人民没有不友好的理由。中日友好,东北亚安宁,亚洲和睦,世界和平;中日冲突,两国人民受伤,世界也不得安宁。回顾历史,不是记住仇恨,而是记住教训,让中日友好世代传承。

从大历史观点看,近代以来中日冲突,主要因为西方势力东来,传统秩序解体。在西方势力东来之前,所谓东亚秩序,就是中华帝国主导的“宗藩体制”,或称“朝贡体制”。中原王朝就是这个地区的“老大”,尽心维护东亚秩序与和平。

西方势力东来后,东亚秩序发生改变,中国自身需要发展,没有更多精力顾及原先这些“番邦”兄弟,而西方势力趁虚而入,不断在中国边境集结、窥视、示威、蚕食,并导致中国边疆危机。

中国边疆危机因越南问题而起。越南很长时间为中国附属,后因法国势力东顾,遂使越南有意脱离中国控制。在1883年开始的中法战争中,双方都无法取得全局性的胜利。1885年,李鸿章与法国公使在天津签约,中国对越南的宗主权至此彻底丧失。

中国“不败而败”表明二十余年洋务新政经不起考验,“有限现代化”不足以支持中国抗击列强,南部边陲朝贡国也因此一个接着一个丧失。

被迫放弃南部附属国宗主权,是清政府不得不选择的战略。而早在中法战争爆发前,已有人意识到,中国真正的危险,除国内骚乱,主要来自毗邻京畿的北方,中国如丧失朝鲜宗主权,那将失去京畿重要屏障。因此,奕䜣、李鸿章等不愿在越南这块“无用之地”与法国人决战,以免列强乘虚从朝鲜进入中国。在这一点上,清政府有深刻教训,那就是琉球的丧失。明清两代,琉球王国依朝贡体制按时进贡,一直使用中原王朝年号,奉中原正朔。但1609年后,琉球继位国王也接受日本封号,自愿臣服。换言之,琉球成了中日两国藩属。由于琉球很长时间自认是中日两国保护对象,而中国进入近代学习西方以后,对于藩国事务有心无力,再加上中国作为宗主国素来不愿干涉属国事务——“番邦自主”,各种因素叠加,琉球与日本的关系应该说更近一些。1872年,明治天皇宣布设立琉球藩,以琉球国王为藩王,列入“华族”。日本的做法激起琉球的反抗,琉球派员前往天津谒见李鸿章,请求清政府“尽逐日兵出境”。但清政府终究没有履行宗主国责任“奉有道而伐无道”,维护琉球正当利益。“自为一国”的琉球生生被日本灭绝了社稷。日本的战略目标当然不是一个琉球,它要扩大生存空间,踏上大陆,就必须占领具有战略意义的朝鲜和台湾。到了近代,朝鲜在很长时间依旧我行我素,闭关锁国。但正像马克思分析的那样,资本的世界化,不会容忍地球任何一个角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例外。在资本全球化大潮冲击下,朝鲜傲然独立肯定不会持久,随着中国“有限制地”对西方开放,西方的资本、商品、舰队、传教士等络绎不绝进入内地,也试图进入中国的番邦。

自1867年始,清政府有意劝导朝鲜与西方和解,建立适当的条约关系,以抗衡日益增长的日本影响。对此,朝鲜并没有给予积极回应,它既不愿意向西方开放,更对日本的变革不屑一顾,以为日本“脱亚入欧”,不过是化为夷狄,与禽兽无别。朝鲜坚守不与日本交往的原则,宣布“与日本交际者处死刑”。

朝鲜的冷淡使日本甚为不满,日本决心以武力促使朝鲜开放。1876年,日本与朝鲜签订《江华条约》,由于中国没有履行宗主国责任,中国在朝鲜影响力显然下降。为了抵消日本的影响,中国决定推动朝鲜对西方开放,试图借西方抵消日本影响。

1876年,日本与朝鲜签订《江华条约》


1882年,主管朝鲜事务的李鸿章派员促成朝鲜与美国谈判,美国承认朝鲜的独立,双方同意建立外交关系,互派使节。此后不久,中国还促成朝鲜与英、法、德等达成类似协议,促成朝鲜对外开放,中国的影响也因此恢复,朝鲜依然自认是中国藩属。

日本对中国在朝鲜地位的上升心有不甘,其驻朝公使努力在朝鲜培植亲日派。1884年,中日因朝鲜问题发生了正面冲突。次年,为协调中日在朝鲜的矛盾,日本专使伊藤博文前往中国在天津与李鸿章达成条约。中日天津谈判互有让步,但在对朝鲜出兵问题上,李鸿章显然没有考虑充分。在此问题上,双方最后议定:将来朝鲜国若有变乱重大事件,中日两国或一国要派兵,应先互行文知照。及其事定仍即撤回,不再留防。这一条,理论上并没有感到哪儿不合适。但是第一,这个条款再次确认了日本不承认中国宗主权。从日本观点看,中日两国在朝鲜的权限、利益是相等的,因而要出兵,必须互相知照。第二,日本彻底束缚了中国的手脚。中国此时如果明白这些,此后十年就应致力于重建与朝鲜“正常的国家关系”。

李鸿章


事后看,李鸿章让日本分享对朝鲜的出兵权,无疑是甲午战争一个无法回避的导火线,是李鸿章的重大疏忽。但从当时情形看,李鸿章让日本分享出兵权主要目的在于力保中国对朝鲜一种“想象的宗藩关系”。李鸿章以“大国均势”原则处理朝鲜事务,不仅思考防备日本,还要防范俄国。李鸿章认为,假如俄国侵夺朝鲜时,日本是可以凭借的力量。李鸿章此时的目标,是想让朝鲜保留在所剩无几的中华帝国宗藩体系架构中。如果一定要说李鸿章在谈判及此后十年有什么疏忽,主要是李鸿章还不具备“近代国家”知识,不知道适时将“宗藩关系”转化成正常的“近代国家关系”。假如李鸿章那时有这样的认识,凭借中国在壬午兵变、甲申政变对朝鲜政局稳定的贡献,凭借经济影响力,帮助朝鲜走向现代,构建现代民族国家,那么,朝鲜一定是中国最坚定的盟友,毕竟地缘因素让中国得地利之先。无奈,那时的中国根本没有近代国家从殖民地撤退的经验,没有将藩国变盟国的经验,因而朝鲜问题即便不在1884年爆发,也依然会在一个不确定时间爆发。这是注定无疑的。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修改该文章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马勇”微信公众号,微信号:mayonghistory扫码关注“东方历史评论” ID:ohistory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我的祖国是一座精神病院:那些逃离苏联的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