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前沿发明 > 正文

军人作家用两杯水大败转基因专家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04-14 点击量:

导读: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 往事钩沉话历史 关注文 | 吕永岩 作者博客吕永岩,山东黄县(今山东龙口)人,笔名为严文、山石。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6


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 往事钩沉话历史 关注




文 | 吕永岩 作者博客

吕永岩,山东黄县(今山东龙口)人,笔名为严文、山石。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68年参加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历任《战士报》见习编辑,陆军师汽车修理连战士、技师,军宣传处新闻干事,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报社编辑、沈阳军区创作室专业作家,专业技术四级,文职级别三级。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1的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任沈阳军区《前进报》编辑、解放军艺术学院作家班学员、陆军某师副政委(代)。现享受正军职工资待遇。


预感到转基因专家会来砸场子,所以做报告前我便准备了两件“秘密武器”,我想试试这两件“秘密武器”的威力。

  

果然,我刚预报完所讲的内容,还没进入更深的话题,就有一位教授站出来,说:我想说两句,我是专门从英国被请回来的,我就是搞转基因的。你们反对转基因有个误区,转基因其实不是转你的基因。转基因大米、大豆与非转基因一样,都是让你吃的,吃进去会被转化为氨基酸消化掉的,不是让你注射的。美国的FDA等都认为转基因是安全的,美国人也吃转基因,转基因安全是科学界的共识。

  

我没有打断他,也没有插话,而是让他充分发挥,充分表达。等他住口了,我才问他:你讲完了吗?他说:我先讲这些。

  

我说,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

  

第一,转基因大米转入的是BT,BT也叫苏云金杆菌,是一种杀虫农药。BT能杀虫不能杀人,你搞过实验吗?

  

教授说,没做过。但是有人做过。

  

我说,有医学专家做过吗?

  

他说,没有。这个不能拿人做实验。

  

我说,转基因水稻要搞产业化,那不是拿人做实验吗?而且不是拿几个人做实验,而是拿所有中国人做实验。你们搞转基因的说没问题,但是有医学家说有问题。这个医学家叫王月丹,是北京大学的免疫学博士。他说蛋白质吸收有三种方式,1)完整蛋白质分子的吸收;2)降解为短肽吸收;3)完全降解为氨基酸被吸收。其中,降解为短肽才是主要的吸收方式,而不是完全降解为氨基酸才会吸收。并且完整的蛋白质分子被吸收的例子也有很多。比如,肉毒杆菌毒素也是一种蛋白质,人吃了会引起神经系统中毒,严重的能致人死亡。加拿大研究人员已经从食用转基因食品的孕妇甚至胎儿体内检测到了BT蛋白。

  

中国官方杂志《食品科学》早在2007年28卷第3期的357页就已经揭示:苏云金杆菌其实与人体的致病菌蜡样芽孢杆菌是同一种菌,而后者被认为是可以引起致命性呕吐和肠胃炎的病原体,其产生的热稳定性毒素可以在30分钟内引起人体发生呕吐,并曾导致一名17岁的瑞士男孩由于呕吐引起的肝衰竭和横纹肌溶解而死亡。目前的研究发现,以前所称的蜡样芽孢杆菌中70%是苏云金杆菌,而且目前我们商业用的苏云金农药菌株含有呕吐毒素和肠毒素基因。目前我国的很多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都受到了这种农药菌的污染,包括牛奶导致腹泻,有人将此归结为“乳糖不耐受症”,掩盖了BT致病的事实。

  

我说,你搞转基因的说BT安全,但是医学家说BT不安全,你说老百姓会相信谁的?会相信你们转基因科学家的吗?

  

接下来我拿出了第一件“秘密武器”,也就是我专门买的一包苏云金杆菌(BT)农药。


我说,这就是你们说人吃了“安全”的BT。我说喝茶安全,所以我喝茶。你说BT安全,那你敢像我喝茶一样喝这个BT农药吗?在你做出决定前,我已经说了,医学博士认为这个BT对人有害,并且我还得给你读一下这个农药说明的“注意事项”部分,这部分有“中毒急救”一栏,里面有这样的话:“不慎将药剂接触眼睛,应立即用肥皂和大量清水冲洗至少15分钟或去医院治疗”。“不慎吸入,立即将吸入者转移到空气新鲜及安静处,请医生对症治疗”。“误服无特殊解毒剂,可对症治疗”。还有“储存和运输”一栏,要注意“置于儿童、孕妇触及不到之处,并加锁”。“勿与食品、饮料、饲料、粮食等其它商品同贮同运”。“用过的容器应妥善处理,不得作他用,也不可随意丢弃”。


  

我让服务人员拿了一个水杯,又问教授,你想好了没有?你敢喝吗?

  

教授无语。

  

我说,你当然可以不喝,我也希望你别喝,因为我确信这是有毒的,不是无毒的。

  

接下来我又提出第二个问题。我说,转基因大豆、玉米转入的是抗草甘膦基因。大豆、玉米和草一起长出来,农场主使用飞机喷洒草甘膦,草吸收了草甘膦就被杀死了,大豆、玉米因为被转入了抗草甘膦基因,所以没死,但是他们也像草一样吸收了草甘膦。你们专家说“草甘膦比食盐还安全……”你搞过实验吗?

  

教授说,我没搞过,但有人搞过。

  

我说,你们搞的实验不敢超过90天。法国科学家搞的超过了90天,发现老鼠身上长出了巨大的肿瘤。美国孟山都搞小动作,把实验论文给撤稿了,但是后来这个论文又重新发表,你们为什么不敢说这个“重新发表”?现在世界卫生组织也认为草甘膦致癌,法国塞拉利尼团队因为揭示转基因玉米致癌得了世界“揭秘真相者”奖,诬陷他们的专家和刊物都被巴黎高等法院判处“伪造证据”和“诽谤”。这个你知道不知道?

  

教授无语。

  

这时我又拿出了第二件“秘密武器”:一包草甘膦农药。


我说,你们说草甘膦比食盐还安全,我还是喝茶,你敢不敢喝这个你们认为安全的草甘膦。在你做出决定前,我还要告诉你,中国医学科学院有一个专门研究癌症的研究员,他叫周则卫。他这个人对转基因食物很敏感,吃了胃肠就有反应,于是他就进行检测,结果发现非转基因大豆所含的成分对人体胸腺有促进作用,转基因大豆所含成分破坏胸腺。胸腺是人体最重要的免疫器官。并且他还检测出转基因大豆中含草甘膦和草甘膦的次生代谢物——氨甲基膦酸,这两种都是致癌物。他检测的结论是:转基因大豆破坏了“土地”并种下了癌症的“种子”。中国癌症逐年高发,与转基因扩散高度相关。他的论文已经公开发表。

  

我说,另外我还得给你读一下草甘膦的“注意事项”。“施药时应穿戴防护服和口罩,避免药液溅入眼内和接触皮肤”,“避免孕期和哺乳期妇女接触”,“如不慎溅入眼内或接触皮肤,应立即用大量流动清水清洗”。“若误服,应立即携带产品标签送往医院对症治疗”。


我说,我还要说明,我认为草甘膦有毒,不主张你喝。你认为比食盐还安全,你要是为了当众证明它安全,把它当茶喝,我不反对。你敢喝吗?


教授说,我说吃转基因大米、大豆、玉米是安全的,没说喝农药安全,安全是有剂量的。


我说,转基因大米、大豆、玉米转入了这些农药。转基因的实质就是往食物里掺毒药。主粮产业化,人们就得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这些农药在人体内日积月累,剂量会达到多大,你能测算出来吗?让人天天吃洗都洗不掉的转入农药的食品,难道不会出问题?


教授说:人体是有代谢机能的。


我说,没错,人体是有代谢机能。但是人体的代谢机能是有限的,不是无限的。本来这个代谢机能最多能扛一百斤,转基因强加给他二百斤甚至三百斤,谁敢保证它不会崩溃?大人不崩溃,孩子会不会崩溃?年轻人不崩溃,老人会不会崩溃?女人不崩溃,孕妇会不会崩溃?一般人不崩溃,像周则卫那样特异敏感的人会不会崩溃?健康人不崩溃,有某种疾病的人会不会崩溃?单纯吃转基因食物不崩溃,与某种药物混合吃会不会崩溃?药不能当饭吃这是常识,转基因的实质是让人把药当饭吃,一旦产业化就会导致中国人吃饭的同时吃药,人民凭什么不能反对?你们对转基因食物标明适宜哪些人,不适宜哪些人了吗?标明不能与哪种药物混吃了吗?中国有将近14亿人口,不要说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就是万分之一有问题,那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你们谁敢承担出问题的后果?


教授无语。


然后我又问他最后一个问题。我说,转基因作物导致“超级害虫”和“超级杂草”,你们的解决办法是不是继续转入更毒的基因?这样下去,虫子和草不断产生抗性,你们只能不断往食物里面转毒,人们只能不断食用越来越毒的食物,这难道不是一条不归路?


教授无言以对,只好说,这样吧,我再查查材料,以后我们再讨论。


讲堂下面响起一片嘘声。


接下来是一片掌声。


嘘声是送给谁的,掌声是送给谁的,你懂的,我就不说了。


请问你们发证书,说转基因水稻安全;进口和放纵转基因大豆、玉米,说草甘膦安全。你们敢把苏云金杆菌和草甘膦农药当茶喝吗?如果敢,我愿意以喝茶奉陪。农药我负责提供,这叫实验,不算请客。我相信,只要你们敢把这两种农药当茶喝,转基因科普就容易了。还有一个办法,你们把这两种农药作为转基因培训班的饮料,给参加培训的媒体记者天天喝,这样也能立马打开转基因科普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