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创意概念 > 正文

公元1916:总统的诞生却是总理的选择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22 点击量:

导读:1916年对于中华民国来讲,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中华民国的大总统,曾经洪宪帝国的皇帝袁世凯去世了。洪宪帝国走到了尽头,袁世凯也把自己的生命搞得油尽灯枯。或许

1916年对于中华民国来讲,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中华民国的大总统,曾经洪宪帝国的皇帝袁世凯去世了。洪宪帝国走到了尽头,袁世凯也把自己的生命搞得油尽灯枯。或许,如果他不执意的坚持复辟,他会多活几年。但历史不容假设,袁世凯在1916年真的去世了。而在他去世之前,把他的下属段祺瑞拉了出来,帮他收拾这个洪宪帝国的烂摊子。

段祺瑞在德国有过留洋的经历,因此对于国外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都有一定的了解。在袁世凯选择复辟帝制之前,段祺瑞便流露出了对于袁世凯行为的不满。在袁世凯复辟帝制之后,更是辞去了自己的所有职务,回到家中不问政事。

当袁世凯的皇帝梦做的差不多了,洪宪帝国已经穷途末路之时,袁世凯只得把段祺瑞请了出来,让段祺瑞来帮助其处理政事,平息全国的反帝制反袁世凯的浪潮。段祺瑞答应了袁世凯,但是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即便段祺瑞有力挽狂澜的能力,面对着这样的时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各方的通电中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把这样一个才刚刚成立了四年就要分崩离析的中华民国留给了身后之人。只是在他的抽屉中还留着他自己为自己写的挽联:为日本去一大敌,看中国再造共和。

袁世凯去世的时候,在他身边的政府人员有四人。分别是段祺瑞、徐世昌、王世珍以及张镇芳。当然,他的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袁克定也在。眼看着袁世凯快不行了,徐世昌问袁世凯还有什么交代,袁世凯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说出了“约法”二字。而在场的人,都心领神会的认为这是袁世凯在交代自己的身后事,交代自己死后谁可以坐上总统的位子。虽然并没有说清楚是新的《约法》还是《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但基本上也算是交代清楚了。毕竟不管是新旧约法,也逃不出去这以下三个人:黎元洪,段祺瑞和徐世昌。关于这段问题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谈到过多次,这次就略去不表了。

也就是这四个人,召开了一个小型的会议,商议谁来做这个总统。徐世昌首先发言说道:“现在南方独立,收拾时局是一件极其艰难的工作,依我的愚见,根据《约法》,应推副总统继任。”徐世昌混迹官场多年,自然也懂得这里面的玄机,所以他也是只说了“约法”二字,并没有谈新旧的问题。而且,徐世昌也知道,袁世凯之后,北洋军的新首领一定会是北洋三杰之一。所以,在徐世昌说完这句话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这只是他的个人意见,究竟该如何,还是听总理段祺瑞的吧。

段祺瑞

徐世昌把皮球踢给了段祺瑞,段祺瑞陷入了沉默,会议的气氛也变了。只能依稀能听见后院子里袁家人的哭泣声。段祺瑞的沉默大概持续了一刻钟,没人会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在想什么?只是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段祺瑞很简单的说了一句话:“很好,我和相国的意见一致。”这句话,也就承认了他赞同黎元洪继任总统。

在四人开会的这段时间,北京的政要们已经纷纷到了袁世凯的府邸,一来是要吊唁袁世凯,而更多的则是希望借此机会来探探口风,政治家们需要有良好的政治嗅觉来为自己未雨绸缪。此时,曹汝霖提出建议,希望来吊唁袁世凯的众人先简单的对袁世凯进行一下祭奠。跪拜之礼自然是没有了,就简单的鞠躬吧。在鞠躬的时候,段祺瑞发现了黎元洪的老乡张国淦。段祺瑞拉上张国淦,坐上自己的汽车直接去了黎元洪的家里。

根据张国淦的回忆,段祺瑞在车子中一言不发,表情非常凝重。由于张国淦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他对于段祺瑞的这种反应非常的不解,他并不清楚段祺瑞去黎元洪的府邸做什么?其实段祺瑞的这种反应是很好理解的,因为在之前袁世凯在的时候段祺瑞就瞧不上黎元洪。毕竟在晚清时候,自己的官职比黎元洪的官职要大很多。革命之后,反倒是让黎元洪做了副总统。在袁世凯死后,还要让他去做总统,这是一件非常让人不爽的事情。但是,既然黎元洪是旧约法里法定的继承人,也是新约法中总统的第一候选人,所以也只能如此。

时间不久,段祺瑞和张国淦二人便去到了黎元洪的府上。张国淦慌慌张张的进去,看到黎元洪的第一句话就是:“总理来了。”紧接着有补充了一句话:“总统去了。”这两句话对于黎元洪来说包含着太多太多的寓意,袁世凯去世了,当前局势如何他不知道,段祺瑞来了,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突然上演的这一幕对于黎元洪来说,略略的有些尴尬。

黎元洪

段祺瑞在张国淦的身后也见到了黎元洪并向黎元洪三鞠躬,黎元洪也欠身答礼。三人坐在一张长桌上,黎元洪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段祺瑞与张国淦分坐两旁。段祺瑞一如既往的沉默,黎元洪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张国淦自然也没有发声的权利。三个人就这样沉默了大概40分钟,最后段祺瑞站起身来又向黎元洪鞠了一躬,便准备离开。并告诉张国淦,要他处理副总统这里的一切事情。而自己处理国务院的事情。

6日下午,国务院发布公报:

袁大总统于本日上午十时四十分以尿毒症薨逝,停柩居仁堂,业经遣令遵依《约法》第廿九条宣告以副总统代行中华民国之职权。

当日晚上,黎元洪被其同乡告知外面的局势很不好,因此对于这个总统的职位产生了畏惧的心理。他不清楚北洋军人,总理段祺瑞的真正想法。于是,他命令张国淦给段祺瑞打电话,询问其情况。段祺瑞却以事情太多,并没有直接回答黎元洪。黎元洪有些害怕,便让张国淦去国务院看个究竟。原来,段祺瑞这里门庭若市,全部都是北洋系的军人,他们集结在段祺瑞这里,要求总统的职位由北洋系的段祺瑞或者徐世昌来做。段祺瑞看到张国淦来了,便把张国淦拉进了一间小屋,张国淦简单的向段祺瑞说明来意,段祺瑞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姓段的主张姓黎的干,我说了就不改变,不管有什么天大事情,我姓段的可以一力承担,与姓黎的不相干。”说完这句话,段祺瑞便走了出去,张国淦也就回到了东厂胡同黎元洪的家里。他告诉黎元洪段祺瑞坚决主张黎元洪做总统,但并没有告诉他段祺瑞的恶劣态度。黎元洪这才安心了许多。

第二天早上,张国淦来到国务院见到了段祺瑞。段祺瑞把拟好的通电给张国淦看,通电上写:黎公优柔寡断,群小包围。东海(徐世昌)颇孚众望,但《约法》规定大总统出缺时,应由副总统担任。张国淦看后,知道这份电报是安抚北洋众人的,但表示没有必要这样指责黎元洪。段祺瑞思考了一阵子,也就把这段电文删去了。

6月7日,黎元洪在东厂胡同正式宣布继任大总统职务。中华民国也至此开始进入了黎元洪与段祺瑞的时代。这期间,很难再有人能够有袁世凯一般的威望。而段祺瑞与黎元洪的微妙关系,也为中华民国之后的发展罩上了一层阴影。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中国五千年跳不出去的九大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