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创意概念 > 正文

周恩来历数高岗的十大罪行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07-09 点击量:

导读:1949年6月刘少奇同高岗、王稼祥在莫斯科合影七届四中全会(1954年2月6日~10日)结束后,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从2月15日下午到25日下午(下午是高岗问题

1949年6月刘少奇同高岗、王稼祥在莫斯科合影

七届四中全会(1954年2月6日~10日)结束后,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从2月15日下午到25日下午(下午是高岗问题,上午是饶漱石问题),共开了7次,先后有43人发言。在15日召开的座谈会上,曾经与高岗长期共事的陈云做了重要发言:

我把高岗和我讲的话向党说出来,高岗可能觉得我不够朋友。但我讲出来,是党的原则,不讲出来,是哥老会的原则……高岗现在应当脱掉自己华丽的外衣,重新做人。

在15日和16日的座谈会上,高岗对与会者的揭发批判也进行了一些辩解,认为自己虽然对刘少奇同志有意见,但并不能因此就说成是反党。他还承认自己有自由主义、宗派主义,这两个东西发展下去就会分裂党。但高岗强调说这个后果是客观的,不是自己主观故意的,也不是现在就有的。 2月17日,愈感孤立的高岗自杀未遂。


“十大罪行”

2月17日当天,中央书记处召开的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停开。在座谈会的最后一天,即2月25日,周恩来做了总结发言,为高岗的错误定了性。 发言中,周恩来列举了高岗分裂党及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的“十大罪行”:

一、在党内散布所谓“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以制造“军党论”的荒谬理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高岗硬说中国党内对党史有二元论,即所谓毛泽东同志代表红区,刘少奇同志代表白区;说中国党的骨干是军队锻炼出来的,白区干部现在要篡夺党……二、进行宗派活动,反对中央领导同志。从1949年起,高岗即将中央领导同志的某些个别的缺点和错误有计划地向不少人传播,后来更将这些个别的一时的而且已经改正的缺点和错误说成是系统的错误,到处传播,有些更抄成档案,作为攻击资料;同时,又加上种种无中生有的造谣诽谤。三、造谣挑拨,利用各种空隙,制造党内不和。高岗伪造中央领导同志提出政治局或书记处的所谓“名单”有某无某,污蔑中央领导同志不赞成某同志担任中央某部工作,不支持某同志在某省工作中的正确领导等等,以挑起党内的不和……他利用他已有的权位,寻找矛盾。逢甲说乙,逢丙说丁,或施挑拨,或行拉拢,或两者兼施。四、实行派别性的干部政策,破坏党内团结,尤其是对干部私自许愿封官,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企图骗取别人的信任……五、把自己所领导的地区看作个人资本和独立王国……六、假借中央名义,破坏中央威信……七、剽窃别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八、在中苏关系中,拨弄是非,不利中苏团结。高岗在东北时,未向中央请示,就与个别的苏联同志乱谈党内问题……九、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从财经会议前后及从中央提出是否采取部长会议的国家制度和党中央是否添设副主席或总书记的问题后,高岗就迫不及待地积极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位的活动。高岗假装举着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伪造毛泽东同志的言谈,积极反对两个中央领导同志,假装推戴另外两个中央领导同志,同时提出自己作为党中央副主席的要求……除了上述分裂党和夺取权力的阴谋活动以外,根据同志们最近的揭露,高岗的私生活也是腐化的,完全违背共产主义者的道德标准……

周恩来的总结发言是根据高岗问题座谈会期间与会者揭发的材料,并经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讨论审核后形成的。下面一段分析高岗罪行的思想根源、社会根源和历史根源的话,基本上是毛泽东在审阅周恩来的发言提纲时亲自加写的: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高岗虽有其正确的有功于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了党的信任,但他的个人主义思想(突出地表现于当顺利时骄傲自满,狂妄跋扈,而在不如意时则患得患失,消极动摇)和私生活的腐化却长期没有得到纠正和制止,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更大大发展了,这就是他的黑暗的一面……高岗在最近时期的反党行为,就是他的黑暗面发展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在过渡时期企图分裂、破坏和腐蚀我们党的一种反映……他的罪恶已经勾销了他对革命斗争所曾作过的局部的贡献,证明他过去参加革命斗争的动机是不纯的。

3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3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周恩来的这个《发言提纲》作为向地委书记和解放军军党委以上作口头传达的材料。


东北高干会议

1954年3月25日凌晨,周恩来受中共中央委托,与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以及曾经长期跟随高岗、现在国家计委工作的马洪和安志文一道,乘火车离京赴沈阳参加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

在来沈阳之前的3月中旬,周恩来曾将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副书记林枫和第三副书记张明远召到北京,安排布置召开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的有关事宜。

这次东北高干会议从3月26日召开4月24日结束,历时近一个月。会议由东北局代理书记林枫主持。周恩来在会议的第一天作完报告后,于3月28日返回了北京,罗瑞卿则留下来继续指导会议。

罗瑞卿在发言中第一次提出了高岗“反党活动”有“两个纲领”:

“他进行活动的口号,或者叫做他的活动纲领,一方面强调‘东北特殊’、‘东北先进’、‘东北一贯正确’,所谓‘东北特殊论’、‘东北先进论’和‘东北一贯正确论’,实际上是要拿来和中央竞争领导地位,把东北地区同中央对立起来。另一方面认为中央领导同志是他进行篡夺中央权力的障碍,所以拼命反对党中央的领导同志。”

“高岗反党、反中央,在党内煽动和组织宗派活动的另一方面的纲领,就是他拼命地反对少奇同志,说少奇同志有一系列的错误,说少奇同志有宗派,说少奇同志支持彭真同志在东北初期的错误等等。”

罗瑞卿在发言中还点了张秀山、张明远的名字。

罗瑞卿的这份发言稿是经中央书记处审核修改过的。4月17日,毛泽东曾对罗瑞卿在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上的发言稿作如下批示: 此件可用。略有修改。

在会议的最后一天,主持会议的林枫做了总结发言。 林枫的发言提纲也是经中央有关领导审阅修改过的。

4月24日,大会通过了《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关于拥护七届四中全会和讨论高岗、饶漱石问题的决议》,同时还通过了《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向中央的建议》。这份建议的全文如下:

中央:

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鉴于张秀山、张明远、郭峰、马洪、赵德尊等同志均积极参加高岗反党反中央的宗派活动,错误十分严重,特建议中央撤销他们现任东北局副书记和东北局委员及其他党内职务。

4月2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批准了《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关于拥护七届四中全会和讨论高岗、饶漱石问题的决议》和《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向中央的建议》,并于5月4日将东北局向中央的请示报告及上述两个文件和林枫、罗瑞卿在东北高干会议上的发言批转发给各中央局和省、军以上党委。

至此,对揭发批判“高饶事件”有重大影响的东北地区高干会议全部结束。后来被称为高岗“五虎上将”的“张、张、郭、马、赵”,也在这次会议上被正式推出。


生命的终结

2月17日,高岗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后,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对高岗问题的认识和对高岗其人的管理,都发生了重大改变。在事件未发生之前,七届四中全会并没有公开点高岗的名字,而且在七届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的1月28日,毛泽东在和杨尚昆谈话时,还提出对高岗要坚持正面批评的方针,“给一条路让他走,有好路可走,就不走绝路了,当作一种可能性来争取”。但是,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后,对此事深感厌恶的毛泽东已经放弃了挽救高岗的想法,认为高岗的问题已经不是党内错误,高岗已经走上“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叛党叛国”的罪恶道路,只好“随他去”了。从此,昔日的“高主席”成了失去行动自由的被管教对象。

高岗及其家人合影

不过,当时对高岗的管教并不十分严格。管教组的组长是高岗的秘书赵家梁,成员有警卫处处长李叔怀和公安部派来的赵光华,甚至还有高岗的妻子李力群。管教组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高岗反省,督促高岗写出检讨材料。管教组直接与周恩来总理联系,周恩来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询问高岗的情况,管教组也要一周向周恩来作几次当面汇报。周恩来于1954年4月20日率领中国代表团赴瑞士参加日内瓦会议后,中央委托邓小平负责高岗的管教工作。一个月后,管教组的工作又交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负责。

自杀不成功,又被管教,高岗的情绪极度低落。特别是看到周总理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后,高岗的情绪波动很大。但是,在昔日的战友及管教人员的耐心开导下,高岗开始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错误。 4月2日晚上,老战友习仲勋、贾拓夫奉周恩来总理的指示,来到了东交民巷8号,对高岗进行帮助。 4月28日,高岗的交待材料《我的反省》终于写出。高岗决定在送交中央审查之前,先让老战友习仲勋看看。于是,29日,他让秘书赵家梁将《我的反省》送到习仲勋处。 看完后,习仲勋立即派人将《我的反省》送回,并打电话给赵家梁说:要害问题,只字未提。

高岗听赵家梁传达完习仲勋的意见后,情绪激动,几近失控。他用双手左右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说:送走,送走,就这样了。

不过,在秘书的劝说下,高岗逐渐冷静下来,对秘书说: 那就写上吧。

于是,赵家梁提笔在《我的反省》上加写了“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然而,第二天早上,赵家梁见高岗又把“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这句话中的“国家”二字勾掉了。赵家梁不解,高岗解释说: 我已经是国家副主席,还要当什么国家主席?就这样送走吧。

见高岗执意不改,管教组只好将这份检讨材料上报了中央。

写完《我的反省》并递交上去后,高岗的心情并未好转。特别是东北高干会议的情况传来后,高岗更是坐卧不宁,寝食不安。到了7月份,电台开始陆续广播各地将要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名单,高岗虽然很注意地收听,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平日里喜欢高谈阔论的高岗开始变得少言寡语,经常整夜地坐在床边吸烟,以往从不吃安眠药就可以倒头大睡的高岗开始变得不吃安眠药就无法入睡。8月初,高岗肠胃功能失调,出现了腹泻、消化不良等症状。1954年8月17日凌晨,高岗服过量安眠药身亡。

(以上文字摘自《高岗传》,戴茂林、赵晓光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END微信:dangshizhaji不断求索事实的真相~~~点击“阅读原文”,了解高岗同志遗孀李力群的申诉过程~~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集团公司党组部署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