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创意概念 > 正文

你可以不弄事故但你得懂点世故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04-13 点击量:

导读:一、 重读红楼的感悟最近重读四大名著有新体会,无论你生活在跋山涉水、斩妖除魔的取经路上,还是生活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大观园里,无论是风风火火闯九州、大碗喝酒大




一、 重读红楼的感悟


最近重读四大名著有新体会,无论你生活在跋山涉水、斩妖除魔的取经路上,还是生活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大观园里,无论是风风火火闯九州、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岁月,还是雄才大略、神机妙算的日子都不好过,有明争有暗斗,不管文斗与武斗,都是一样的江湖。


经典打动人心的力量就是真实,你能从中发现熟悉的面容,相似的职场,一样的生活,仔细想想你不是在大观园里就是在取经路上。有人的地方必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需要一定的世故,躲了明枪还有暗箭,知道进退取舍,懂得言行分寸,看透玉面蝎心,方能少挨几刀。


懂世故,但不弄事故,是处世原则。


二、不该说的不说,说能为自己加分的话


世故者,非“山中高士晶莹雪”——宝钗莫属。察其言,观其行,言行背后是心声。其实宝钗是极少说话的,是“一问摇头三不知,不干己事不张口”的沉默寡言。宝玉夸黛玉伶牙俐齿,而贾母却话锋一转:“会说话的也有可嫌的,不会说话也有可疼的”,“从我们家四个女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


宝钗真的像袭人一样是“锯了嘴的闷葫芦”吗?当然不是,她只是不说不该说的话,说能提升自己形象的话而已。


像第七回里林黛玉面对来送宫花的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说的“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这种冷嘲热讽使性子的话,宝钗是绝不会说的。既然别人都是沉默的大多数,你又何必强出头,得罪一个“心性乖滑,专管各处献勤讨好“的小人,落下尖酸刻薄的口实。


凤姐说小戏子扮相活像一个人,“宝钗心内也知道,却点头不说”,湘云脱口而出“像林姐姐的模样”,得罪了小性子,爱生气的林黛玉,惹她哭闹一场。


宝钗说的话基本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展示过人的学识才干,化解他人的尴尬笼络人心,使她“善解人意、行为豁达、随分从时”的形象受到贾府“上上下下”的夸奖。


有学问的人大多好为人师,惹人厌烦。


饭桌上A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学问的B嘲笑道:你错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不提高自己的修养品性,就会为天地所不容,A于是羞愧满面。


每次出去旅游,总会发现导游讲解中的错误,有些游客喜欢当面指出来“你说错了,不是那样是这样的”,然后自己站起来卖弄一下。


宝钗父母把她培养成“才人赞善”式的淑女,她从小博览群书,对于儒学、道学、佛学、庄子、戏曲、医学、绘画无所不通,宝钗位于大观园中才女之列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的学识却不会让人有压迫感,她总在别人百思不得其解时点化一下,让人茅塞顿开。


省亲夜,宝玉奉元妃之命作题咏诗,宝玉绞尽脑汁遍寻佳句不得,宝钗叫他把“绿玉”改为“绿蜡”,并随口向宝玉解释“绿蜡”的出典。宝玉说是“眼前现成的句子”并非假话,但是该用的时候想得起用得上,和想不起用不上,就是学问见识高低的差别,因此宝玉称她为“一字师”。


宝钗不仅熟悉一向被视为正经学问的诗词,也熟悉一向不被视为正经学问的戏曲。宝玉厌烦看一些热闹戏,宝钗信手拈来戏文中《寄生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句,迎合了宝玉的口味,又被宝玉赞为无书不晓。除了诗文词曲之外,宝钗用禅宗五祖弘忍门下,南能北秀各说心镜一偈争承衣钵的故事来化解宝玉和黛玉、湘云之间的矛盾


宝钗还懂绘画,她指导惜春画大观园图,其内行、细致程度,让姑娘太太们大开眼界;熟识医药卫生知识,宝钗批评黛玉常吃的药方里人参肉桂太多,药性太热;劝阻宝玉喝冷酒,最为伤脾胃。


宝钗虽有学问,但不是炫技炫才,她总是急人之难,解人之惑,知冷知热的贴心关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流露,表面上藏愚守拙,实则巧妙地让众人见识了她的高深。“连姨姥爷都夸我们姑娘学问好”,能赢得贾政的欣赏可是非同一般。她不像黛玉那样自尊要强,也不似探春那样锋芒毕露,总是见好就收,点到为止,游刃有余。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个见识广博,不仅不嫌弃你浅陋还悉心指导、对你关爱有加的朋友、姐姐是不是很开心?


三、像“政客”一样笼络人心


说起“政客”有点贬低宝钗。像英国首相卡梅伦劝阻苏格兰分裂时这样说:你不喜欢我这个首相,我可以走;你不喜欢这届政府,可以换;但请你不要离开这个家。我被感动地稀里哗啦,看看人家的领导,事后,又觉得自己幼稚,干嘛要为政客的习惯性作秀动容。宝钗大多数时候是言行一致的,不太像政客。


在贾母为她操办生日的时候,她点热闹的戏、软烂的菜,都按照老年人的喜好去说,赢得了贾母的夸奖。所以很多人说吃一顿饭看穿一个人,你点自己喜欢的还是考虑别人口味,你知道别人口味吗?


在金钏被王夫人逼迫跳井之后,宝钗急急忙忙跑去安慰王夫人“不过多送他几两银子也就尽情了”,并在言语中不露痕迹为她的罪行开脱,而且不忌讳把自己的衣服用来装殓,贴心贴肺为领导的错误善后。


施舍小恩小惠。除了搞定长辈之外,对平辈和晚辈还乐善好施。小恩小惠这事宋江、柴进都干过,但是大观园了的小姐丫鬟们可不像李逵、武松那样见钱就认大哥,对于赵姨娘之流尚可打发,但是湘云、邢岫烟这样的自尊心强的女孩子,直接施舍反倒挫伤了她们。


看宝钗怎样给湘云解难:


史湘云一时冲动要做东请大伙吃饭,但是她在史家的待遇,甚至不如贾府的大丫鬟,根本拿不出来几十两银子,要办一个像样的答谢宴几乎是不可能的。宝钗邀她至自己居所,灯下为她分析:请几十号人吃饭,要花很多钱;因为干这个不要紧的事去向婶娘要钱还是向贾府借都不妥;刚好我家有个伙计送来免费螃蟹,味道鲜美,于是让下人告知薛蟠把桌凳,酒饭,螃蟹都搞定了。还劝她“你可别多心,想着我小看你了,咱们两个都白好了”。名义是湘云做东,全是宝钗出钱,湘云由后悔不迭、踌躇为难到感激涕零,把“家常烦难事”也尽请告诉她,直称希望“有这样一个好姐姐”,并直言质问黛玉“你能说出她一点不是来吗?”


她帮人有几原则:一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二是不为人知,三是打消对方的心理负担,四把当姐姐的亲情相扮足了。


这顿螃蟹宴不仅收买了湘云,还满足了贾母的胃口,替王夫人偿还了心愿,获得所有人好评。


有个男生对我说他们班主任人很好,“我们迟到了站在教室外边,她还给我们带包子和稀饭”,这就是小恩小惠的力量。


在称呼上下功夫,因为称呼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插播我自己的事,一个做销售的女孩子见我第一次叫我“关老师”,第二次见我是"念姐",现在就直接叫“姐姐”,这让我有种很亲近的感觉,又是这么一个美美的可爱的小姑娘,所以我很乐意帮她。


称呼是有大用:红拂一声亲切的“三哥”,让虬髯客绝了下流念头,反倒给她丈夫李靖让路;燕青的一声“姐姐”令李师师打消了引诱他的主意,反倒为梁山好汉的招安一帮到底。宝钗称呼宝玉是“宝兄弟”,探春是“探丫头”,黛玉是“颦儿”,亲切自然又满含姐姐对妹妹的爱怜。但这不足以打动黛玉,看宝钗是如何抓住机会化情敌为闺蜜的。


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结为同党。




黛玉行酒令时不假思索脱口念出《西厢记》、《牡丹亭》里的唱词,大家闺秀看黄色禁毁小说就如同现在女孩子看三级片一样,很丢脸,但是没读过的人未必看的出来,宝钗终于逮到机会拉拢黛玉了。


看宝钗这几步棋走的:


  • 一,开玩笑似说“你跪下,我要审你”。又说:好个千金小姐,好个不出闺门的女孩儿,满嘴里说的都是什么!烘托出紧张气氛,让说漏嘴的黛玉心里发虚;

  • 二、随即指出黛玉的有失检点之处,小心我告诉别人,一一棒打蒙;

  • 三、占据上风之后,宝钗见好就收,拉她坐下,款款告知自个儿小时候也干过这事,卖个破绽给对方,加为同盟军。就像水浒里杀个人交个投名状,充分赢得对方的信任才能入伙一样,使聪明敏感的黛玉不至于心生反感。


此次交手,宝钗极好地控制了节奏,一张一弛之间,赢得完胜。再送黛玉些燕窝,夯实胜利果实,死对头变成了好朋友,对宝玉赞扬宝钗时,黛玉完全忘了她曾将宝钗视为情敌。


所以有段子说一起开过档的,同过窗的,扛过枪的,分过赃的都是死党。


我在处理学生早恋时常使用这一招,因此学生把我当知心姐姐,愿意给我倾诉情感问题。


四、会说话的人红楼中有很多,为什么单宝钗最为人所爱?


王熙凤嘴巴也厉害,四十六回中,贾母为贾赦要娶鸳鸯生气,责怪凤姐不阻止此事,凤姐此时处境非常尴尬——自己的公公要娶贾母的丫鬟为妾,她不应该掺和。却见她笑道:"我还没寻老祖宗的不是呢,老祖宗倒来派我的不是了"。贾母与众人都觉得新奇,要听她下文,凤姐说,谁叫老太太把人调理得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呢,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要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


这个马屁很冒险很有技巧,设置悬念,吊人胃口,既恭维了贾母和鸳鸯,又不得罪贾赦。没文化的凤姐却以她亲身经验证明,马屁是种艺术。


但是凤姐为人笑里藏刀,心狠手辣,要权要名要利要专宠,所以她的下场是凄惨的;宝钗是“山中高士”,她不像凤姐一样依靠依附巴结贾母来获得荣府的实际统治权,不跟人,也就不会跟错,领导倒台她也不会连坐;她对宝玉很好,跟对别人一样好,所以也看出不出来她爱不爱宝玉,她的志向原在于入宫,宝二奶奶的位置与她而言志不在此,她的“待选”身份让她在贾府中总是显得什么都“不要不要的”,这一点跟芈月很像。她无为而治,结果什么都有了。


言行技巧永远都是工具,用的人很重要,人对了,什么都对了,宝刀给英雄,如虎添翼;给三岁幼儿反伤其性命,像赵姨娘那样因“下体可采”而进入贾府的尴尬人,是避免不了尴尬事的。谁谁奉承拍马,成了小人;谁谁能说会道、人际和谐。所以,先让自己成为“对”的人。


像宝钗一样能察言观色看透世故,但不去搬弄事故,才能避免待宰的命运。凤姐把尤二姐骗进大观园时,演戏演得太好,以至所有人都以为凤姐从此洗心革面变作贤妻良妇,向三从四德屈服了。只有林妹妹和宝姐姐体察到凤姐的险恶之心,深为尤二姐忧虑,如果尤二姐能看穿人心又何以至此。


所以,人在江湖,长点心吧。


文后附上雾满拦江老师的一番话:


如果你说:我说话你听见没有?这是招来敌人的表述。

改说:我说清楚了没有?这是传递友情的表达。


他嫉妒我……这是招人反感的话。

我可能有叫他看不顺眼的地方……这是赢得同情的话。


我就这样,不服你咬我……这是打架用语。

您千万别介意……这才是好好说话。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是挑衅。

对不起,我刚才没听清……这才是对话。


你错了……这是战斗语言。

原来你这样想啊……这才是接受对方。


我这人一向正直,就是看不惯……这是招来敌人的用语。

我可能是情绪化了……这样虽然易招来攻击,但胜过攻击对方,引发仇恨。


他们是针对我,故意刁难……这话没人爱听。

肯定是我什么地方不对,让大家不满意……人们爱听这个。


……总之,凡是可能招致冲突或引发敌意的,都是我是人非。我对人错。凡是能够让对方接受的,必是我非人是,我错人对。


(本文作者关念,专栏作者,80后妈妈。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关念”(ID:guannian66),特此致谢。)


推荐阅读


《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


如果你在为阅读或收藏价格昂贵的中国古典名著而在书架前徘徊,那么这一版的《红楼梦》是极佳选择,它印刷美观、装帧古朴。


本书初版于一九八二年,出版以来,受到广大读者和专家们的欢迎,也得到了不少指正。这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当时确定的几个原则是正确的:一是我们所选择的底本——庚辰本,确是一个学术价值很高、接近曹雪芹原稿的珍贵本子,我们以此为底本,就使这相校本有了很好的基础;二是我们确定的校勘原则(详见《校注凡例》)也是正确的,这样就使我们的校勘工作做到了审慎和准确,不至于随意改动底本文字,从而较好地保持了原本的历史面貌;三是我们确定的注释原则(见《校注凡例》)也是切合实际的,对象适中,繁简得宜,因而使得本书避免臃肿烦琐之病。



上期的幸运读者是ID为新月派的朋友

人文社微信赠书活动开始啦!小编将从每期关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公众平台的读者朋友,以及转发人文社微信至朋友圈并截图回复的读者朋友中抽取一位幸运读者,赠送人文社精美图书一本。每期都有惊喜哦,各位小伙伴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获奖的朋友,请回复小编您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小编会在近日将精美图书寄送给您!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到购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