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探索 > UFO之谜 > 正文

1944年:苏联侵吞唐努乌梁海内幕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0-22 点击量:

导读: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唐努乌梁海在现代地图上的位置作者:樊明方 来源:《中国边疆史研究》唐努乌距海位于蒙古国的西北,北至萨彦岭,南接唐努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唐努乌梁海在现代地图上的位置

作者:樊明方 来源:《中国边疆史研究》

唐努乌距海位于蒙古国的西北,北至萨彦岭,南接唐努山。世界第七大河——叶尼塞河的上游流经其境。沿河地带土地肥沃、水草丰茂,适宜畜牧耕作。山区森林茂密,盛产黑狐、银狐、貂獭、灰鼠等珍贵毛皮。唐努乌梁海矿产资源极为丰富,铁、钾盐、石棉、煤及有色金属储量颇大。在历史上,这里曾是中国北部边疆一块美丽富饶的地方。

1864年,沙皇俄国与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和《乌里雅苏台界约》,唐努乌梁海西北端阿穆哈河地区割归俄国。此后,俄国加紧向唐努、萨拉吉克、托锦、克木齐克四旗所在地区渗透。1914年,俄国利用辛亥革命后中国国内局势不稳、中国政府无力顾及唐努乌梁海一带边防的机会,悍然宣布对唐努等四旗实行“保护”。此后,俄国政府强行在唐努乌梁海建立俄国的司法和行政机构,加紧向此地移民。沙俄残酷的殖民统治给当地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当地人民强烈要求中国政府收复领土、维护主权。《中俄蒙协约》签订后,中国为收复唐努乌梁海进行了4年之久的斗争。在外交交涉无效的情况下,1919年夏,中国政府以武力收复了此地。关于这一段历史,我国史学界已作过一些研究,本文不打算再次论及,这里只想对1919年后唐努乌梁海并入苏联的经过作一探讨。

1919年回归的唐努乌梁海只在祖国的怀抱里生活了不长时间。不久,由于苏联(1922年以前为苏俄)的影响,唐努乌梁海重新沿着一条脱离中国的道路发展,直至并入苏联。

早在十月革命爆发几月之后,革命的冲击波就到达了唐努乌梁海。1918年3月,布尔什维克党人驱逐克木毕齐尔的旧俄官吏,在唐努乌梁海的俄国移民中建立了苏维埃政权。随后,移居海境的俄国贫民开始均分富有俄人的财产;受其影响,唐努乌梁海土著居民中也发生了类似事件。6月,布尔什维克党人召集各旗代表到克木毕齐尔开会。29日,“乌梁海俄国居民代表”与各旗代表订立了《脱离保护条约》。其中规定:唐努乌梁海从此不归俄国“保护,完全独立自治;交还旧俄白党强行收去的各旗印信;现住该地的俄人照旧居住,其已占土地归其永远享用;准许俄人继续在唐努乌梁海贸易,对现住俄人进行登记,造册送乌梁海官员备案;俄人不得随意出租所占房屋,迁移须经俄国官方和当地总管批准;俄人渔猎伐木须经当地官员许可;俄人与乌梁海人之间的诉讼案件,轻微者由双方官员会同审理,严重者由俄国在乌梁海的有关机关处理;禁止新的俄国移民迁入海境;遇到外来威胁时,俄人与乌梁海人共同对付。从这个条约可以看出,当时俄国苏维埃政权对唐努乌梁海的政策是:放弃“保护”的名义,同时将其当作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对待,支持它与中国分离。

布尔&什维%克党这次对唐努乌梁海的控制时间很短暂。同年8月,旧俄白党卷土重来。前述“脱离保护条约”被宣布作废,白党继续对唐努乌梁海实行“保护”。1919年夏中国军队的进驻结束了旧俄白党对唐努乌梁海的殖民统治,但是白匪军余孽仍在兴风作浪。中国军队占领加大和克木必齐尔以后,海地败溃俄兵在旧俄前驻克木必齐尔官吏的率领下,逃到唐努乌梁海东北部托锦旗森林之内,“时有蠢动之虞”。唐努乌梁海的俄国非法移民也伺机捣乱破坏。

此时苏俄红军正在向西伯利亚进军。1919年冬,萨彦岭以北地区归于俄国苏维埃政权控制之下。1920年春,苏俄红军“突于乌苏河屯进兵五百余名”,声言要进攻海境。其时中国在唐努乌梁海的兵力十分薄弱,骤闻苏俄进兵之讯,海人“异常惊恐”。严式超“为借事联络”、解决地方紧迫事务“以安人心起见”,与苏方约定:5月17日,中国驻海长官与俄国苏维埃政权驻米努辛斯克委员在白音皋勒举行会晤。

在会晤中,严式超提出六条主张:此次会晤仅商办紧迫的地方事务,重要问题应由两国政府解决;“俄国政府未经各国正式承认以前”,俄国官员和军队不得深入乌梁海境内;海地现住俄人照常居住种地打草,但须照章纳税,俄国不得再向海境移民;“俄国未派领事以前”,海境俄侨应受中国官员保护,其违法行为应按中国法律处理;俄国新政府赔偿中国唐努乌梁海各旗人民和汉族蒙族商人之损失;俄侨不得纵火焚烧乌梁海森林。

苏俄方面提出三条,其第一条的主要内容是:俄国人与中国汉族蒙族及乌梁海人“从前在乌梁海之损失,应由各方合组一调查机关”进行调查,调查员中乌梁海人占半数以上,俄方人员与“中蒙两方”人员总数相等;中方交还去岁所俘俄国军士;唐努乌梁海境内的俄国金矿由俄国政府继续承办;海境俄人在其住所附近捕鱼不受限制;俄国拟修复在乌梁海之电线,并可由库伦架设新线至唐努乌梁海;各旗被逐俄侨返回原处居住。俄方第二条的主要内容是:唐努乌梁海应属何国尚未解决,现居海境之俄人及中国汉族蒙族人民,“均应暂归各管长官管理”,乌梁海人应归蒙官管治;在从事商业、林业、金矿业、渔猎业等方面,

俄人与汉族蒙族乌梁海人权利平等;由“俄蒙两方”共组管理机关管理海境一切经济开发事宜;在海境设立俄国银行。俄方第三条的内容是:“乌梁海现在区域,北以沙阳山脉及叶仁山脉为界,东以沙尔济克山窝及沙尔特克直线为界,南以唐努山脉为界,西以塞漠阶山脉为界”。

对中俄两方所提条款粗加分析,可以看出,两方的立场是大相径庭的。中方从唐努乌梁海是中国领土这一基本前提出发,要求俄国官员和军队不得进入海境(使用“俄国政府未经各国正式承认以前”这个限制词反映了严式超等人的软弱),同时表示允许俄侨照旧居住海境,只是要求他们照章纳税、接受中国政府的保护与司法管辖,这表明了中方与苏俄友好相处的良好意愿,是合情合理的。苏俄方面却公然否认中国对唐努乌梁海的领土主权,蓄意将中国政府的势力彻底排除出唐努乌梁海,企图恢复沙皇政府时代俄国在唐努乌梁海攫取的非法权益,造成俄国占领海境的既成事实。当时外蒙古已经取消“自治”,中国政府已在外蒙古建立了新的行政机构,在此情形下,苏俄方面竟主张乌梁海人只能归蒙官管辖、“俄蒙两方”共组管理机关管理海境,真是居心叵测。

这次会晤是在当地中俄两国实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举行的,苏俄方面恃强提出大量无理要求,中方代表不敢与俄方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对俄方的重大要求“只得以须俟请示中央库伦两方核办之说,推开时日,藉作缓兵之计”。会晤仅在俄军暂不进入海境、交还战俘、俄人捕鱼等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苏俄红军陈兵唐努乌梁海北境的状况持续了数月之久。1921年1月,乌苏和屯的苏俄军队因与米努辛斯克一带的旧俄白党军队作战,“陆续退去”。与此同时,进入库苏古尔旗北部的苏俄军队300余人也奉调北返,唐努乌梁海边境暂时归于平静。库乌科唐镇抚使陈毅认为,“两方俄党内讧,自行退却,乌梁海可保暂时平静”,决定待库伦形势稳定后再向唐努乌梁海增派援兵。

对于苏联侵吞唐努乌梁海地区的既成事实,即便大陆政权易手,而后远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权始终不予承认,这在台湾方面出版的《中华民国全图》中也有反映(见地图顶上方部分,仍将这块地方标注在中国国界线之内)。

其实,此时唐努乌梁海形势的平静只是表面现象,一场暴风骤雨正在酝酿着。

1921年2月3日,绰号“疯男爵”的俄国殖民主义分子恩琴率匪军攻陷外蒙首府库伦,陈毅北走买卖城,中国中央政府军溃退库伦以北。恩琴在库伦得手以后,便派匪军向西进攻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唐努乌梁海。1921年3月初(旧历二月初),恩琴白匪向驻海中国官员和军队下了毒手。当时有一支由50名察哈尔人组成的游缉队,奉陈毅之命前来乌梁海增援。这支队伍在恩琴白匪占领外蒙后叛变。恩琴白匪与这支队伍纠集在一起,并煽惑一部分乌梁海人参加,共同向中国政府驻海官员和军队发动攻击。严式超在1月间已经交卸职务,取道科布多、乌里雅苏台回京,新任唐努乌梁海参赞黄成滞留库伦未曾到任。唐努乌梁海参赞公署秘书长以下官员全部遇难,公署卫队官兵大多被枪毙。卫队营副芳逢春率兵六七名逃至乌兰固木。芳营副“以全军被害,又因库伦辖属均经失守,无路求生,遂服毒身死。”卫兵张长青等8人因奉派赴乌兰固木购买物品,“闻信乘间逃出,”后“随同乌里雅苏台卫队回京。”入侵的旧俄匪军与暴乱蒙人、海人“四处抢掠,伤人无数”,中国内地商人“家财均被抢一空。”恩琴操纵下的外蒙伪政权向唐努乌梁海各旗征调“战马帐房,一切应需物品。”唐努乌梁海一时间又成为旧俄白党的天下。

然而,旧俄白党毕竟是一株烂根之木。与在外蒙古地区的殖民统治转瞬灭亡一样,他们在唐努乌梁海的殖民统治也是昙花一现。1921年夏,苏俄红军以支援东方被压迫人民解放斗争的名义开入唐努乌梁海,盘踞海境的旧俄白党遭到毁灭性打击。从此,唐努乌梁海的历史开始按照苏俄设计的轨道发展。

1921年8月13日,在苏俄的导演下,唐努乌梁海各旗代表会议在克木毕齐尔举行。苏俄西伯利亚革命委员会和“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宣布唐努乌梁海“独立”,选举产生了“自治政府”。

同年12月12日,唐努乌梁海大呼拉尔(人民代表大会)开幕。会议正式宣布唐努乌梁海是一个“人民的国家”,国名定为“唐努图瓦共和国”,并公布了一个以苏俄宪法为蓝本的宪法。其中规定:土地、矿藏、森林、河流、湖泊等是全民财产;废除人民政府成立以前的借款契约;对外贸易由国家垄断;政教分离;学校教育非宗教化;只给劳动人民及人民军士兵以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政治体制大体上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相同。最高权力机关是大呼拉尔,每年开会1次,其代表由各旗佐和军队按照人口比例选举,任期1年。大呼拉尔闭会期间,最高权力由小呼拉尔行使。小呼拉尔由25名至30名成员组成,对大呼拉尔报告工作。小呼拉尔选举议长、书记长及3名委员主持其日常工作。政府由小呼拉尔选举产生,组成人员是:总理、副总理、内务长官、外务长官、财务长官、司法长官。宪法中明确规定:“唐努图瓦共和国”在国际关系方面处于苏维埃俄国的保护下。克木毕齐尔改称克孜尔,作为“首都”。同年,唐努乌梁海族名改为唐努图瓦(Tɑn nu Tuvɑ)。

人民革命党出现得晚些。在苏俄的帮助下,1921年10月29日,唐努乌梁海的革命者召开会议,成立了组织局。次年2月28日,人民革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召开。该党是唐努乌梁海唯一的政党,执掌着政权。

以上事实表明:1921年“唐努图瓦共和国”的成立,与同年“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有着相同的历史背景。在它们诞生的过程中,苏俄这个得力“助产婆”出力甚多。就依附苏俄这点而言,“唐努图瓦共和国”更超过外蒙。

唐努乌梁海“独立”以后,苏俄很快给予承认。1921年9月9日,苏俄政府以外交人民委员的名义宣布:“不把唐努图瓦视为自己的领土,对此地没有任何野心。……苏维埃俄国政府,并不想根据唐努图瓦领域内有很多俄罗斯移民的事实而提出权利要求,但认为必须同唐努图瓦民众及其行政统治机关缔结协定,以保护这些移民即居住在这里的俄罗斯工人和农民。然而,任何时候也不以武力威胁图瓦的国土”。随后,根据与唐努乌梁海当局的协定,海境俄国移民建立了一套机构实行“自治”。1925年7月22日,苏联与“唐努图瓦共和国”签订“友好条约”,双方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苏联重申放弃旧俄时代确立的对唐努乌梁海的“保护”权。

苏联虽然表面上放弃了对唐努乌梁海的“保护”,但是实际上操纵着新成立的“人民政权”。苏联军队驻在唐努乌梁海不走,苏联商业、金融部门在海境建立了分支机构。1922年后的一段时间,中国内地商人在海境的贸易事业有所恢复,苏联支持下的“唐努图瓦共和国”当局就对这些商人课以高额赋税,迫使其破产。他们的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胁,最后于1925年被全部逐出了唐努乌梁海。苏联商业金融机构垄断了该地的经济命脉。在苏联的隔离政策下,唐努乌梁海的边界被关闭,只有同苏联接壤的部分例外。除苏联和外蒙以外,其他地方与唐努乌梁海的通信联系只有通过西伯利亚才有可能,中国内地与海境的联系基本上中断了。

苏联控制唐努乌梁海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1924年春,该地的一些封建主和喇嘛举行暴动,反对苏联控制唐努乌梁海,宣布唐努乌梁海并入外蒙。当年夏天,暴动被苏联军队镇压下去。同年,外蒙古当局要求唐努乌梁海划归蒙古人民共和国。苏联起初明确地予以拒绝。外蒙古当局再次提出要求,并请求组织一个俄蒙委员会来调处唐努乌梁海问题。苏联遂与外蒙当局谈判,对唐努乌梁海与外蒙在库苏古尔湖以西的边界做了小幅度的调整。此后,苏联对唐努乌梁海与外蒙之间的关系做了明确安排。在苏联的促使下,1926年8月,“唐努图瓦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签订“友好条约”。该约以1921年的“苏蒙条约”为范本,其中规定:订约双方彼此承认“独立”,并互派外交代表。

1926年11月24日,“唐努图瓦共和国”第四届大呼拉尔宣布:国名改为“图瓦人民共和国”。大会通过的新宪法,再次确认了土地公有等原则。这个宪法的序言和句法结构,与1918年7月的苏俄宪法、1924年11月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宪法,几乎完全相同。此后,唐努乌梁海开始了苏维埃化进程。

1928年召开的人民革命党第七次代表大会,授权中央委员会在全唐努乌梁海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和革命青年团的支部。一支按照苏联军队模式建立的军队,在1929年达到1600人,苏联人在军中充当教官和政治指导员。在1929年召开的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会上,企图维护喇嘛教传统地位的右翼领导人被清洗出去。随后,唐努乌梁海开始了“反封建革命”。1930年四五月间,“图瓦贵族和俄侨富农企图推翻政府的反革命事件”遭到武力镇压。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通过决议,没收剥削阶级的财产,清除喇嘛教,实行农牧业集体化。到1931年年中,唐努乌梁海的集体牧场达到166个,这种仿效苏联集体农庄而建立的集体经济组织存在很多弊端,引起广大群众不满,不久宣布解散,小规模的私有农牧业经济被允许继续存在。1931年,一种新的文字在唐努乌梁海推广开来,蒙文停止使用。次年,“图瓦人民共和国”效法苏联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

1936年,“图瓦人民共和国”举行成立15周年庆祝典礼,国际社会中派遣代表前往致贺的只有苏联一国。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侵入苏联。当天,“图瓦人民共和国”大呼拉尔宣布:“图瓦人民将挺身参加苏联人民反对法西斯侵略者的斗争,并要为此竭尽一切力量和手段,直到取得最后胜利”。接着,“图瓦人民共和国”派兵参加苏联卫国战争。在战争最激烈的时期,“图瓦人民共和国”向苏联运去马4万匹、牛羊60万头、驱逐机一大队、食物5列车。1943年3月,人民革命党领袖托卡率代表团赴苏慰问苏军将士。代表团带去肉187吨、鱼73吨、黄油54吨、灌肠18吨、长靴1万双,毛皮外套5000件。代表团在莫斯科和前线受到苏方的隆重欢迎。当时唐努乌梁海人的帐幕里普遍悬挂着斯大林、加里宁、伏罗希洛夫等苏联领导人的像片。

这些并不是事情的全部。经过长期准备的秘密兼并终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发生了。1944年8月17日,“图瓦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非常大会通过一个宣言,“请求”接纳唐努乌梁海加入苏联。同年10月1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决定接受这一“请求”。10月13日,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将唐努乌梁海作为一个自治省划入俄罗斯联邦的建制。苏联当时对此事秘而不宣,官方未发表声明,塔斯社也没有报道。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苏联兼并唐努乌梁海才为世人所知。

史事挖掘机


长按下面二维码2秒识别就能关注本平台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1945年8月,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该约对外蒙地位做了明确规定,对唐努乌梁海问题未特别提及,含糊过去。1945年年底,苏联举行最高苏维埃代表选举,同年10月1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公布选举区时,将唐努乌梁海列为第299选区。通过中国驻苏大使傅秉常的调查,国民政府知道了此事,但未表态。1948年3月17日,苏联广播电台宣布:“图瓦人民共和国并入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为图瓦自治省。”4月23日,中国国民政府国防部第二厅厅长侯腾向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报告了此事,并指出:唐努图瓦共和国“原为我唐努乌梁海之西部”。唐努乌梁海“向非库伦外蒙政府所属,尤非苏联领土,前此苏联予以占领,我迄无行动。此际在外交上似应明确表示,保留对苏联提出交涉之权利”,“以免自陷于默认之境地。”蒋介石览后批示:“先交外交部核议,并饬国防部第二厅将民三、民九、民十五、民卅二各年苏方对唐努进行侵略时我方所取对策详报。”5月1日,侯腾向蒋介石呈上“苏方历次侵略唐努乌梁海暨我方反应各情对照表”。同年5月7日,中国政府通过驻苏大使向苏联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并声明保留一切权利。苏方置若罔闻,始终未予答复。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都是坑道战志愿军能守住上甘岭日军却只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