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百态 > 极品奇葩 > 正文

侍墨专栏孙悟空一次偷桃为何被围剿?有人偷三次却没事!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19 点击量:

导读:文/柳侍墨(白马晋一原创团队成员)吾家有女初长成,愿予柳府为书童。忘敷胭脂勤耕笔,翰墨丹青胜腮红。说唱声名赢票友,说文解字善女工。集采山川百花谱,溢彩流光逗乃翁

文/柳侍墨(白马晋一原创团队成员)

吾家有女初长成,愿予柳府为书童。

忘敷胭脂勤耕笔,翰墨丹青胜腮红。

说唱声名赢票友,说文解字善女工。

集采山川百花谱,溢彩流光逗乃翁。

良苑天成三千界,逍遥文士古今同。

《西游记》原著中,悟空到方丈山找东华帝君讨方子医树,见到东方朔口称他为“小贼”,东方朔反讥悟空为“老贼”,侍墨菇凉有些奇怪了。为什么会奇怪呢,因为同样是偷蟠桃,东方朔没事,悟空却被天庭下大力气派兵镇压了。而且神仙眷里介绍东方朔为“天上蟠桃三度摸”——也就是说,这个小贼,还是个惯犯。

确切点讲,东方朔在《西游记》中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第二十六回的“神仙眷”里。而且“神仙眷”里不单介绍了东方朔,连他的师父东华帝君也一并介绍了。

大家都知道东方朔成名是在汉武帝时期,生卒时间不详。皇帝当他是俳优看待,未曾重用过。他还是西汉时期灰常著名的文学家,曾撰《十洲记》夸赞东王公——东王公既为东华帝君的原型。学生著书写老师的二三事,看上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侍墨茹凉发现一个疑点:

《西游记》成书于明,记载的是唐朝取经的事情;东方朔是汉朝人。虽然在原著中的唐朝时间里,东方朔和东华帝君是师徒关系,但在西汉东方朔在汉武帝殿前为官那会儿,东华帝君倒底收了东方朔为徒没有?还是那会儿子东方朔著书是为了讨巧,拿《十洲记》作为拜师求艺的敲门砖用呢?

关于拜师的时间,原著中似乎是没有明确记载,难道说吴老爷子也不知道?

非也!

首先,咱们至少能够肯定一点:即使汉武帝时期东方朔还没有拜东华帝君为师,但他至少是东华帝君的铁杆粉丝。而且这样的铁杆粉丝还不只他一个,汉武帝也是!

君不见神仙眷里还有一句“武帝曾宣加寿龄,瑶池每赴蟠桃宴”么?或许,“武帝曾宣加寿龄”也有可能是东方朔给运作的结果,但至少可以说明,汉武帝对于帝君持有满满的好感!

而且东华帝君在西王母处也是颇有眼缘,不然的话,瑶池的蟠桃盛宴也不会一场不落的给东华帝君发请柬,邀请他参加。

(东方朔长这样……)

其次,咱们看一下原著里说东方朔的那一句“天上蟠桃三度摸”——东方朔偷桃事件是个传说,故事的大概意思如下——

东方朔在汉武帝寿辰之日,西王母还曾携七枚仙桃与汉武帝祝寿。帝食后,欲留核种植。西王母却说:“此桃三千年一生实,中原地薄,种之不生。”又指东方朔道:“他曾三次偷食我的仙桃。”据此,始有东方朔偷桃之说。

由此看来,东方朔偷桃,并不是只在唐朝才被传为“佳话”的,对此《列仙传》《汉武故事》《汉武帝内传》和晋张华《博物志》都有大致相同的记载。

并且,原著中还有一句“炼元真,脱本壳,功行成时遂意乐。”这不但能和东方朔的生卒年龄不详能够对得上,还将东方朔到人间走一遭的目的也一并交待出来了——

小仙乃是东方朔,游历人间为玩乐。汉武时期做俳优,常把尊师功绩说。矫正风化诙谐谏,察言观色传说多。功成既把本壳脱,甲子周天管不着。

所以说,汉武帝时期成名的东方朔,俨然已是帝君的徒弟了。而且也因为他是帝君徒弟的关系,在天上见过西王母,所以才会引着西王母给汉武帝送桃祝寿。

当然,前提是西王母对汉武帝也有好感——蟠桃如此精贵之物,西王母为什么会赐予一个凡人——人间的帝王这么多,凭什么蟠桃就给了他呢!

看来西王母的工作,东方朔也没少做。而且,东方朔在西王母处必然是有话语权的,而且东方朔在西王母面前,也没少给汉武帝美言。不然凭着西王母如此尊贵的身份,又岂会平白的拿着蟠桃带着一众仙女屈尊降贵去和汉武帝示好?

东方朔,就仿佛是连接着天上大神与人间帝王的情感纽带——汉武帝因他成了东华帝君的粉丝,西王母也因他送了蟠桃给汉武帝。如此左右逢缘的人物,搁在哪里都仿佛润滑剂似的,领导能不喜欢?

现在,咱们来大致总结一下:

1.东方朔偷桃之时就已经是东华帝君的徒弟了;

2.东方朔偷桃的时间是在汉武帝之前;

3.东方朔偷桃的次数为三度,每次具体会偷多少不得而知。总量至少三枚,上不封顶;

4.汉武帝对东华帝君的崇拜也是东方朔引起的;

5.汉武帝和西王母会晤是东方朔引荐的。西王母在席间还把他这个媒介的偷桃轶事说与武帝了;

所以您看,东方朔下凡走这一遭,为东华帝君和西王母会晤帝王并且人间留芳做出了如此重要的贡献,再加上东华帝君的好仙缘,西王母还会计较东方朔偷桃子的那一点影响吗?

而悟空则不然。就他那脾气,别说能够承上启下帮助各位领导弥合感情拉近距离了,他连自己的直系领导——唐宝宝都搞不定呢,这取经路上紧箍咒念啊念的……他不给领导惹祸,领导就烧高香啦!帮助领导们润滑?做梦去吧!

而且他还没有家世背景,十足的一个草根。

综上所述,不单是取经路上没有背景的妖怪会被棒杀,就连悟空自己,也逃不过“没有背景就会被严惩”的游戏规则——谁教你们都是没有靠山哒!

还不听话!

菇凉后面的话:

每个周六都是侍墨菇凉的专栏,所以每个周五,沈阿舅都会找侍墨菇凉收作业。

上上个周五,沈阿舅在看了侍墨菇凉的作业——苦命白面小狐狸之后,随即问我:你最近不一直都是秉承“娱乐至上”的欢乐风格吗,怎么这一期写得如此悲悲切切……

我说我想给读者们换换口味;

然后是上周五,收作业的时候。

沈阿舅又问了:你不是一直专著于观音姐姐的欢乐颂吗,为什么这次改扒拉青牛?

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和老刘!

你俩写到金兜洞,我就只能把青牛写成母的……谁让你俩逮住老君的坐骑就不松手……没办法我也只能跟着补刀了。

再说了,我也不能老可着观音姐姐一人儿猛薅啊,得停两期让她长长头发吧?

我可不希望观音姐姐的发型如老刘……所以改道——把青牛也拆解成女妖精,延续以往的八卦娱乐风格,顺便给姐姐长头发赢得一些时间;

沈阿舅发了个哈哈的表情: 老刘那叫贵人不顶重发……瞅这阵势,你以后是要把原著里的女性包揽喽?

那就如你们所愿——这一期,我写个须眉版!

谁教你给我的定位是百变八卦小天后呢!

提起来老刘,侍墨菇凉还得再啰嗦几句。侍墨专栏刚开那几期,侍墨菇凉因为经验不足,的确没少折腾他。老刘每次都是竭尽全力的答疑解惑,感动得侍墨菇凉都想给他买个假发套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一切从叶子变色时开始……听众远思为你读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