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揭秘 > 战争谜题 > 正文

抗战中哪位大将组建红色御林军拱卫延安?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24 点击量:

导读:点击上方的蓝字就可以关注了·谢谢你这么有内涵 还来关注我们呢   1937年12月,中央军委将在延安的八路军后方留守处改编为留守兵团,萧劲光担任司令员。在中共中

点击上方的蓝字就可以关注了·

谢谢你这么有内涵 还来关注我们呢

   1937年12月,中央军委将在延安的八路军后方留守处改编为留守兵团,萧劲光担任司令员。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领导下,留守兵团战胜了各种艰难险阻,齐心协力巩固了延安大本营,壮大了革命队伍,扩展了革命根据地,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赢得了全国人民的支持,为以后全国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留守的岁月也成为萧劲光革命生涯中辉煌的一页。

   在1937年8月22日至25日的洛川会议上,中共中央通过了《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会议决定由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11人组成新的中革军委,毛泽东为主席,朱德、周恩来为副主席。1937年8月22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并同意总指挥部下辖3个师,每个师1.5万人。同时,国民党最高军事当局同意了八路军东进,在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区创建根据地,配合友军在平绥线和平汉线作战的方案。之后,完成了改编的八路军部队陆续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根据毛泽东的提议,萧劲光被任命为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主任并上报南京政府。3天后,南京发来蒋介石的委任状:任命萧劲光为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主任。

   “劲光啊,守好延安这座大本营担子不轻哟。”彭德怀率八路军总部启程赴山西时给萧劲光留下了一句话。

   “萧主任,我们走后,陕甘宁根据地的安全就靠你们咯。”刘伯承率一二九师出征前也拉着萧劲光的手交代道。

   主力将帅们临行前的叮咛,令萧劲光深感责任重大。

   留在延安的部队,来自各个根据地,大部分同志经过长征,是在残酷斗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排以上干部都经过战斗考验,平均每人负伤两次,战士大部分有3年军龄,党员比例也比较大。但眼下部队的问题也不少:组织不健全,机构不统一,编制装备参差不齐,纪律涣散,军容风纪不整,游击习气浓厚,执行命令不坚决;本地干部与外来干部之间、同级干部之间、上下级干部之间都存在着不团结的现象;部分干部战士对把红军改编到国民党军队的统一序列中去接受不了,战士中开小差的现象时有发生;主力东进以后,一部分同志不安心后方工作。从这些情况看,要完成保卫大本营的任务十分艰巨。萧劲光毫不隐瞒地将部队存在的问题和如何抓好这支部队建设的想法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毛泽东十分关注这支红色“御林军”的建设,他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御林军教头”萧劲光身上。“劲光啊,有了问题并不可怕。发现问题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问题。怎么解决呢?我看,还是按照《古田会议决议》的精神去做,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加强团结,把这支来自各方面的比较散乱的部队建成一支具有很强战斗力、打不烂拖不垮的正规兵团。”毛泽东还要求萧劲光每天晚上到他这里,谈谈部队情况,汇报工作。那一段时间,萧劲光有空就往部队跑,一会儿找各部队的领导交谈,一会儿和战士们围在一起聊天,之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分析问题、总结经验,再按时向毛泽东汇报工作。经过萧劲光的努力,红色“御林军”的建设纳入了中革军委的谋划之中。在毛泽东的指导关怀下,这支队伍各方面都有了明显的进步。

1939年,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陕甘宁边区开展起来。中央机关各级领导都以身作则地加入了这个行列。

   这年秋天,中央机关掀起了纺线的高潮。房前屋后,到处响着“吱扭扭”的纺车声。萧劲光也将一架纺车搬进了自己的窑洞。他弯下腰摇了几下,那纺车发出的声响,让他追忆起儿时家中那架静卧在屋角的纺车。他伸出双手仔细端详,从来没想到这双握枪杆的手,今后要摇动纺车了。可共产党人干的事业,就是前人没有从事过的事业。他们要用最原始的纺织工具,编织出革命军队人民子弟兵的本色。

   从那天起,萧劲光每天都要抽出一段时间纺线。天还没亮,他就起身摇起了纺车,到了晚上,在灯光下和月光下,他摇得格外来劲。开始,他的动作还不够协调,纱抽得不是太粗就是过细,搞得手忙脚乱,但不久,他就逐渐适应了节奏,纺出的纱也均匀起来。

   1942年,杨家岭摆起了擂台。在传统的八一运动会上,增加了纺纱这一比赛项目。大院里整整齐齐排列了几十架纺车。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按男女分组,每人一两棉花,看谁纺得最快质量最好。周恩来和任弼时等也来参加比赛了。评判员宣布了比赛的时间和规定,并要大家做好准备。

   9时整,比赛在统一的哨音下开始,全场几十架纺车发出的“嗡嗡”响声在杨家岭上空回荡。

   萧劲光与周恩来分在一个组,俩人并肩坐着,在纺车前使出浑身解数。抽纱,落纱,动作干净利索。周恩来一边纺着纱,一边时不时地看着萧劲光的动作。身材高大的萧劲光盘腿席地而坐,样子似乎有点可笑,然而纺出来的纱却是粗细均匀。

   “萧司令,真想不到你这粗手大脚的人,还能纺出这般好的纱来。”周恩来不禁有些惊讶。

   “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是我祖传的手艺哟。”萧劲光一脸神秘地说。

   “祖传手艺?这话怎么说?”周恩来诧异了。

   “我祖父父亲都是纺织小手工业工人嘛。”萧劲光笑了起来。

   “哦,难怪,难怪,那我只好望尘莫及了。”周恩来也随之爽朗地笑了。

   12时,纺线比赛结束了。

   比赛结果,周恩来和任弼时纺的数量质量都很好,他们被评为纺线能手,并决定把他们纺的线送到边区工农业展览会上展出。

   周恩来对有“祖传秘方”的萧劲光说:“看起来,我这是后来居上了?”

   萧劲光面对“半路出家”的周恩来一耸肩:“我只好甘拜下风了。”

   1939年冬天开始,三五九旅开进杂草丛生的南泥湾,三五八旅开进虎豹出没的大小凤川,烧荒屯垦,一年就达到自给有余。毛纺厂、被服厂、鞋袜厂、皮革厂、木工厂、煤窑、砖瓦窑、瓷器窑越办越多,运输业、商业等多种生产经营活动越办越红火。

   萧劲光感到自豪。留守兵团的部队成了陕甘宁边区大生产运动的一支生力军。1942年,全边区共开荒近百万亩,使边区耕地面积达到了1338多万亩,粮食总产量达184万石。全边区总粮食消耗量为162万石,出现了22万石余粮。边区大部分群众做到了足食,一部分做到了自给有余。棉花产量达173万斤,1至9月生产棉布15840匹,自给率达73%。毛泽东提出的“丰衣足食”的目标基本实现。

   1943年,陕甘宁边区又迎来了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金秋收获时节,中国共产党的一位老朋友、国民党晋陕绥边区司令邓宝珊将军又一次来到陕甘宁边区。

   萧劲光与邓宝珊是老朋友了,便在联防军司令部热情接待了他。酒足饭饱之后,萧劲光提议去看一看边区生产成果展览会,邓宝珊欣然前往。军委小礼堂里琳琅满目,在农副产品陈列处,白花花的稻米、黄澄澄的谷子、尺把长的豆角、几十斤重的南瓜……在工业品陈列处,马陵草制的纸、细纺的布匹、粗纺毛呢、泥烧陶瓷,还有猎取的虎豹皮……邓宝珊惊叹不已:“真没想到你们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就渡过了经济难关。如今延安是今非昔比了,毛主席真有办法呀!”他走到一个“南瓜王”旁,边摸边看,发自内心地说:“毛主席真是领导有方啊,延安的南瓜长得都比别的地方大!”萧劲光会意地笑了。

以古为镜

可知兴替矣

谈古论今

则晓天下事

留言探讨你想知道的古今文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木心: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幸福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