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揭秘 > 武器探秘 > 正文

影人专栏《图说南市》之(二十三)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19 点击量:

导读: 口述人:郭景泉地点:南市慎益大街48号时间:2007年5月6日(星期日) 怎么说呢,我干这行不算祖传,只是受我舅父的影响太深了。 我老家在东北四平,
口述人:郭景泉地点:南市慎益大街48号时间:2007年5月6日(星期日) 怎么说呢,我干这行不算祖传,只是受我舅父的影响太深了。 我老家在东北四平,现在东北还有两个哥哥,我行三。等于是七十多年前,我舅父在四平“大观茶园”给剧团拉胡儿,没想到我母亲38岁就死了,死前托付我舅父想法把我拉扯大,就这样,舅父把我介绍到营口“大协和戏院”拜董玉光为师学拉京胡,那年我十几岁。可是,东北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多少年始终兵荒马乱,一天到晚提着心,飞机在头顶上乱转悠,炸弹不知嘛时候就掉下来,可我舅父总是舍不得这个家,一直晃荡到四六年底,解放军鼓励市民往外撤,就这样,我舅父带着我和我岳父、岳母还有媳妇逃到天津。 为了养活这几口人,我舅父在南市的茶园里接着给剧团拉胡儿,我呢,因为老打仗也没学出来,舅父琢磨来琢磨去,最后决定叫我学做京胡,因为他不但拉胡儿是把好手,而且还特别喜欢胡琴,所以就带我到南市的真明里,拜刘子余为师。我记得倍儿清楚,师傅见我第一句话就说,嚯,还留着分头!一听这话转天就把脑袋剃光了。学徒是“三年零一节”,只给点零花钱,一分工钱也没有。出师时,就解放了,我就组织全家人做胡琴儿,当时天津文化站收活,做一把给两块五,一个月能做200把,收入500块呀! 南市因为戏园子多,所以做乐器的也多,比较有名的像“文盛斋”、“九盛斋”,还有“亚云斋”、“玉云斋”,我叫“景泉斋”。我做的胡琴儿质量好,文化站一直免验。五六年合作化时我和我师傅都给分到民族乐器厂,我在京胡组负责分料、质检,八十年代初因为做胃切除手术就被迫退下来。后来身体恢复了就在中华曲苑旁边的文化用品门市部干了十来年,现在手艺已经传给了两个儿子,我老想,京剧是咱们的国粹,那京胡就应该是国宝,绝不能失传.图说南市(二十一)难得的空间,孩子的“天下”。屋里屋外全是“家”。沿街的住户,晾衣服就直接挂在马路上。一个大院设一处自来水龙头,每月按人口摊水费。院子几乎成了过道。在院子里下厨做饭是常事。今晚摄影俱乐部微信号:jwsyjlb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再度发声!魔都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视听盛宴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