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揭秘 > 军事人物 > 正文

武大郎和潘金莲夫妇:上千年的诋毁请还我们一个清白!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时间:2016-11-20 点击量:

导读: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经施耐庵初刻划和金陵笑笑生的极度演绎,潘金莲几百年来都以一个妖冶、淫荡、狠毒的形象活在戏剧舞台以及文学作品中,成为市井百姓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经施耐庵初刻划和金陵笑笑生的极度演绎,潘金莲几百年来都以一个妖冶、淫荡、狠毒的形象活在戏剧舞台以及文学作品中,成为市井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坏女人样板。而武大郎则被塑造成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人称“三寸丁,谷树皮”的侏儒小丑形象,但走近历史中真实的武大郎与潘金莲,我们会发现武大郎与潘金莲已蒙冤太久。《百家讲坛(红版)》刊载为卿画眉的文章说:“这对恩爱的夫妻(武大郎与潘金莲)其实一直遭受着世人天大的误解,蒙受着千古奇冤。”

《水浒传》在华夏大地享有崇高的声誉,108位个性鲜明的好汉形象也在人们心里定格。然而,《水浒传》终究是小说,虽有其历史依据,但也难免虚构夸张,甚至是对事实颠倒黑白的歪曲,在所有人物角色中,武大郎和潘金莲几乎是被泼污、扭曲最典型的代表。千百年来,这对恩爱的夫妻其实一直遭受着世人天大的误解,蒙受着千古奇冤。

那么,现实中,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对他们历史性的误解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武大郎本名武植,山东(今河北省)清河县武家那村人,武植虽出身贫寒,但聪颖过人,崇文尚武,少年即考中进士,出任山东阳谷县县令。而潘金莲乃知州家的千金,住在距武家那村1.5公里处的黄金庄。

史载,武、潘二人和睦恩爱,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铭文就是澄清这些事实的最有力证据:“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日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徙清河县孔宋庄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索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毁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茸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铭文中的“孔宋庄”即武家那村。从中不难看出,武大郎虽然出身贫苦、历经坎坷,但绝非沿街卖炊饼的平庸之辈。相反,他“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且“兴利除弊,清廉公明”,算得上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门淑媛、原本贤良的县令夫人潘金莲却被后世描述成“裁缝家的穷苦女,九岁被卖做家伎”,且以美女荡妇的形象背负千载恶名,遭到唾骂,实在是比窦娥还要冤!

如今,在我国北方的一部分地区,“武大郎”常被当作专指名词使用,带有侮辱性地称呼一些外貌丑陋、身材矮小之人,在小说及影视剧作品中,也都把武大郎描述刻画成“三寸丁,谷树皮”的“矬人”形象。这其实是对其真实形象的又一损毁。

据1946年武植墓的发掘者依据比例和经验推断,武大郎实际身高应该在1.78米以上,算得上是伟岸,另外,不容忽视的是,武植墓的规模比较大,并且他的棺木用料是珍贵的楠木,这岂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岂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丧葬待遇?

那么,武、潘二人的真实面貌为什么会遭受历史残酷的“毁容”呢?据武植的24世孙武双福等武家后人介绍,这其中另有因由:

早年贫苦的武植曾经得到过一位王姓同窗好友的资助,武植做官之后,这位王姓同窗家境败落,于是便千里迢迢来投奔武植,希望能谋得一个职位。然而,在武家一直住了大半年,仍不见为官清正廉明的武植提拔他,王氏愤怒之下便不辞而别,为发泄心中怨恨,他在回乡的路上四处编造、张贴武、潘二人的各种丑事,极尽污蔑损毁之能事(这或许就是后世各种故事的雏形)。而先前武植得罪过的当地恶少西门庆更是与之沆瀣一气,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很快,有关武、潘的各种谣言便传遍街头巷尾,且版本颇多,令其声誉遭受极大损毁。

而王姓书生回家以后才发现,武植早已为他重修了房舍,并购置了家当。这时,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懊悔,并发疯似的揭撕自己沿街张贴的污蔑言论。然而,谣言一旦传开,又如何能收得回?

后世的文学作品,不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就文学创作本身而言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其价值和地位在中国文学史上也都举足轻重。但是,为了创作的需要或者剧情的安排,作者都不可能也没必要对这些道听途说的故事蓝本做史学家们一样的确凿考证。于是,在他们取得文学创作巨大成就的同时,无疑对这些原本用以污蔑诋毁的“谣言”的流传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代作家俊然同志经过实地考证,证实武潘二人之事都是受《水浒》影响而成的冤案,他们在历史上的本来面目并非如此。

据考证,北宋末年确有武大郎、潘金莲其人。他俩分别是河北省清河县相邻的孔宋庄和黄金庄人。武大郎实名武植,世人尊称“武大郎”,乃人品才貌俱佳的寒门秀士,曾中进士,被宋徽宗钦定为阳谷县令,在任期间为官清正,平反冤狱,治理河患,做了不少好事。相传当地人曾给他立过功德碑。

潘金莲原是贤妻

潘金莲则是当时贝州(清河县属其治)州官潘知州的千金小姐,非“潘裁缝”之女。她择嫁于武大郎,成了贤内助,使武植越发勤奋而终于进士及第。夫妻俩恩爱得很,生有四子,白头偕老。阳谷清河一带,至今流传潘金莲这位贤妻良母的懿行佳话。据武大郎的后代讲,他们家祖祖辈辈相传说,武松还是潘金莲拉扯大的。潘的身世,有潘家传世家谱为证。

武大郎并不矮

武大郎的身世,有县志和武氏家谱为证。今健在的武家人,可以证实武植并不矮。有三位老人回忆,1946年宋庄的人穷得揭不开锅,有人为救燃眉之急,挖掘田、武两大姓的祖坟,想弄点金银财宝。武大郎的坟头高大,用铁锤钢钎才凿开青砖壁垒,但里面只有一只楠木悬棺和两具骨殖。从武大郎的遗骨看,至少1米70以上。他是清官,所以无值钱随葬物;他不是穷卖炊饼的,否则棺木不会这么好。一切的一切,全由《水浒》作者生花之笔成了历史冤案。

为老祖宗打抱不平

现已离休的哈尔滨某研究所保卫科长任某曾处理过一起案子:抗日战争期间,孔宋庄近百名武大郎的后代在油坊镇参加筑河堤,说书卖唱艺人董协先路过,冀南边区抗日政府的河工委员招呼他为民工演唱。董刚唱几句,武家后代就蜂拥而上、将董打得鼻青脸肿,原来唱的是《风流冤孽记》,内容有污武大郎。当晚,河工委们组成临时“法庭”审理此案。武家后代拿出县志和家谱为证。董则称说书是抗日政府指派,内容是师傅所传,他无责任。河工委员裁决说,武家人打人不对,但事出有因,为老祖宗打抱不平是人之常情。最后由武家拿出两斗小米作为董养伤?口之用完事。

潘姓人家更感屈辱

武、潘两家历经800余年,至1987年,已繁衍到300多户、上千人口。武植后代集居地孔宋庄,已成了制作绿豆淀粉的专业村,但一想到老祖宗老祖奶奶名誉被损,仍感到屈辱愤慨。而黄金庄的潘姓人家在心灵上承受的压力更大。他们不单忌讳“潘金莲”三字,就连听到别人提起武大郎,也赶紧躲避。自明清以来,黄金庄潘姓闺女,再无一人嫁到邻村孔宋庄武家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上一篇:【天美·那些年那些事儿】两千年的太原故事